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131、第 131 章(1/7)
    开在街边的长乐客栈, 原本是迎来送往, 城小事少,既没出过什么贼也没遭过什么兵。不管是掌柜的还是店小二, 都是本地人士,去过最远的地方就是直隶,见过最厉害的人物就是县官,哪里见过什么真正的大场面?此时此刻, 个个垂首哆哆嗦嗦地立在大堂角落里,大气儿都不敢喘上一下, 唯恐触怒了眼前这帮人。

    只是堂内静立的那名男子,实是个神仙人物。

    一身雪白道袍,神姿高彻, 渊渟岳峙。容长的面颊, 有些远山画墨似的悠远净逸,眼角眉梢仿佛还沾着一路来的湿寒露气。只平平看人一眼,便教人觉着自己已被这一眼看了个通透, 生出几分无处可藏之感。

    随他一道来的那黑压压一片人大多数并未进门, 只将客栈围了个水泄不通,闲杂人等莫能进入。还好临近年节时候,来往住客栈的人实在不多, 倒未引起太多的恐慌。

    剑书带着人很快将整座客栈搜遍。

    从楼上下来时却是空着手。

    这里并没有他们要找的人。

    剑书瞥了下头脸色微白的小宝一眼, 心下也有些打鼓,走到谢危近前来,道:“先生, 没人。”

    谢危沉默没有言语。

    小宝在听掌柜的说黎明时分并无女子入住客栈时便知道事情有变,此刻听见剑书的话,埋头便跪了下来,请罪道:“是我疏忽大意,考虑不周,失了二姑娘行踪。”

    小宝在天教之中,自是谢危养的暗桩。

    年纪虽小,办事却很机灵。

    只是毕竟他在通州,谢危在京城,便是暗中传信让他先将姜雪宁救出来,也无法把事情交代详尽。是以小宝按常理推论,既已经将姜雪宁救了出来,到得客栈前面,这位姑娘手无缚鸡之力,看着也不像是有什么大本事的,自然会乖乖进到客栈里面。

    哪里能想到大活人能平白不见?

    竟是从头到尾就没进过这家客栈!

    大堂里一片冷清。

    人声俱无。

    谢危没有叫小宝起来,但也并未出言责备,只是抬手轻轻一扶桌角,坐在了剑书仔细擦拭过的一张椅子上。

    没片刻,刀琴带着人进来了,躬身便道:“先生,府衙那边的人。”

    这人穿着一身藏蓝绸袍,乃是府衙的师爷。

    被刀琴拎着进门时,打了个趔趄,几乎是屁滚尿流,狼狈地摔在谢危面前,五体投地把脑袋磕到地上,战战兢兢:“小人拜见少师大人,确、确确确实有位姑娘半个时辰前到府衙来,指名道姓要见我们知府老爷。”

    谢危搭了眼帘:“怎么说?”

    师爷额头上冷汗如雨,回忆起来道:“说是天教教众聚集通州有谋逆之嫌,有刑部来查的朝廷命官身陷其中,亟待驰援。知府老爷本来不信,可很快就听城门守卫那边说定国公率兵入城直取上清观去,于是没坐住连忙点了府衙一干差役兵丁,抄近道去助一臂之力了。”

    谢危问:“她人在何处?”

    师爷乍听一个“她”字,下意识想说知府老爷去了上清观,可转念一想,心头一跳,连忙将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改答道:“那位姑娘一定要跟着知府大人去,拦都拦不住,按脚程算,现下怕已到了上清观。”

    侍立在旁的剑书,几乎立刻倒吸了一口凉气。

    姜二姑娘手无缚鸡之力一闺阁女儿家,安敢如此涉险!

    小宝也是瞪圆了眼睛。

    唯独谢危,好像对此有了那么一点预料似的,竟突地笑了一声。那真是说不上什么味道的一声笑,喉咙里呛着什么似的,且含糊且辛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坤宁》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