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2章 第 42 章(1/3)
    周行朗还没睡醒, 神态微微茫然地坐起身, 感觉嘴皮很干, 舔了下下嘴唇:“我睡了多久?”

    “昨晚到现在,医生说没事。---”路巡端着杯子,要喂他喝水,周行朗接过来,略拘谨地道:“我自己来吧。”路巡没说什么, 拧开唇膏, 没等他反应, 就帮他涂在了嘴唇上。

    周行朗有些尴尬,抿紧了唇:“那个……”

    “嗯?”

    “你的腿,是……”他支吾着, 低下了头,“是因为我才……”

    “截肢。”路巡笑了一下,又摸了摸他的头, “不用内疚,也不用可怜我,同情我,好吗?”

    “……好。”他艰难地说, 可心脏仍是觉得闷, 难受,哪怕是在新闻里看见类似的新闻都会心酸, 而人都会有共情的, 更何况, 这是发生在他自己身上的事。

    惠姨给他做了饭送到医院来,一盅松茸鸡汤,还有炒菜,宫保鸡丁和酱肉丝,炒土豆丝。

    他是四川人,爱吃川菜,惠姨明显是擅长粤菜,但为了周行朗,特意学习做川菜,味道偏甜,不辣。

    他玩着游戏,路巡把饭盒一层一层地打开,把筷子给他摆放好:“行朗,吃饭了。”

    周行朗放下手机,两人面对面地吃早午饭,他说:“我想吃火锅。”

    “不能吃,”路巡道,“你有胃病。”

    “哈?”他惊诧地抬头,“我有胃病?这怎么可能……”他从小吃辣长大,无辣不欢,从没出过胃上的毛病,怎么可能得胃病。

    路巡给他夹菜,避重就轻道:“有一回喝酒喝太多了,就成了胃病。”

    “那岂不是不能吃火锅了?”他惊悚道。

    路巡顿了顿,说:“可以吃。”

    “可以吃?”峰回路转,他一拍大腿,喜滋滋道,“太好了!今晚就去吃!”

    路巡看着他:“鸳鸯锅。”

    周行朗:“……”

    路巡不疾不徐:“我吃辣的,你吃清汤。”

    眼珠子一转,周行朗点头:“行!吃!”

    鸳鸯锅也认了。

    晚上,路巡兑现承诺,带他去了一家重庆火锅店,开了个包间。

    鸳鸯锅,一半红汤,一半清汤,牛油底料在高温下化开,干辣椒和香料的气味扑鼻而来。

    “好香啊。”周行朗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感觉肚子在咕咕叫。--*--更新快,无防盗上----*---夹起一片黑毛肚,直接把筷子探入沸腾的红锅,涮了起来,抬头看路巡,他居然没制止。

    路巡倒了一份火腿肠在清汤锅里,看见他把毛肚在碗里一涮,说:“只准吃一片。”

    周行朗撇了撇嘴,张嘴吃下去。

    火锅的辣和香菜的香气,一起席卷了他的味蕾,吃了这么多天清淡,一下打开了胃口,差点把舌头给吞了。还想再烫一片,路巡却不许了,语气变得有些重:“你吃辣的会进医院。”

    “……哪有这么严重,吃不死人的。”他不以为然。

    路巡给他夹清汤锅里的火腿肠,语气温和却不容置喙:“你吃这个。”

    “我又不是小朋友。”周行朗很不高兴地吃了几片,趁他不注意,又准备把筷子伸进红锅,被路巡的筷子夹住,眼神轻飘飘地看了他一眼,摇头:“行朗。”

    “真的不能吃吗?”

    “不能。”

    周行朗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吃,他的胃在叫嚣!

    “让我再吃一片吧。”

    “不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温柔攻陷》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