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2 章(1/3)
    “你们三年前结婚的,他叫路巡。”

    周行朗睁着无焦距的双眼:“你让我缓缓。”

    “好的周总,那手机的事……”

    “买,给你买,手机才几个钱。”听说自己是亿万富翁后,周行朗就飘了,可这也抵不住自己是个同性恋,还跟男人结婚了的事实来得让他震惊、无措。

    周天跃察言观色:“周总喝茶吗?玫瑰茶,凯拉-姆贡纳出产的。”

    “……这都什么,”周行朗听不懂,“我想喝可乐。”

    周天跃便去给他拿了瓶可乐上来,他抱着IPAD,搜了自己的大学,还搜出来自己的毕业照片。周天跃把可乐打开,倒在加了冰和青柠的杯子里,插上吸管,问他:“要橄榄吗?”

    “……谁喝可乐放橄榄?”周行朗看煞笔似的看他。

    “你喝什么都爱放这个。”

    周行朗不能理解自己有这样的习惯,就听见周天跃道:“因为路总喜欢这么喝。”

    愣了一秒,他才反应过来“路总”是谁。

    他丈夫。

    艹。

    “现在同性恋允许结婚吗?我们国家法律这么先进了?”周行朗啜了口冰可乐。

    “你们在荷兰登记的。”周天跃也端着一杯橙汁。

    “他是河南人啊?离婚麻烦吗?”周行朗担心起自己的财产,忧心忡忡地看向他,“离婚了我是不是要分他钱还有房产?是不是要分一半走?天啊!”

    他一脸的天塌了。

    周天跃:“……”

    周行朗一脸不高兴:“他是我公司的副总吗?干什么的?”

    周天跃目光复杂地看着他:“路总是个……摄影师。”

    “哦,开影楼的?”

    “……不,是自由摄影师,他家里的公司……嗯……和我们建筑事务所有工作来往。”周天跃搜了几张图给他看,“他拍的,还拿过奖。”

    是一些黑白摄影,有动物,也有抓拍的人像,周行朗学画画,自然可以看出这些摄影作品只能说是还不错,构图巧妙,但没有特别好。他不感兴趣,认为那个路巡肯定不如自己有钱,自己都快要比得上李嘉诚富了,他还能比自己有钱?

    回去就扫他下堂!

    要是不乐意,就分他个几百万。

    很快,周行朗就陷入了网络的新世界,搜了当年的高考题,详细地看了一遍答案,还给父母打了通视频电话。

    十年后的父母,瞧着精神状态和气色都比当年要更好,也要更年轻,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现代医学发达了,人类的衰老可以用医美手段延缓。

    下午四点半,周天跃上楼来,问他去不去看日落。

    “不吃饭吗?”

    “去沙漠野餐。”

    “不会吃到沙子吗?”

    “今晚不刮风。”撒哈拉的天气多变,除了阿拉,谁也说不准下一秒是什么天气。

    当地人给他包了个头巾,骑着骆驼出行,两只骆驼一前一后,前面是牵着骆驼的年轻小哥。

    日落后,越野车运送来刚做好的晚餐,在带着日暮余温的细腻沙地上铺一张野餐布,布置上菜肴。

    摩餐味道古怪,周行朗没吃两口,周天跃变魔术似的掏出了两桶方便面,他眼睛一下亮了:“我要老坛酸菜!”

    周天跃撕开包装:“我带这个都不敢告诉你,怕你骂。”

    “为什么骂你?我最爱这个了。”周行朗开始倒料包。

    “你现在不吃这些,你健身,吃健身餐,我吃薯片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温柔攻陷》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