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救治伤者(1/3)
    “不好!大家快让开!”

    闻言,只见刚才被成澄帮忙救治的老人正口吐白沫全身抽搐。

    完了!这些藏獒定是自身就有狂犬病,而这人已年迈,抵抗力也随之下降,所以才会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就发病。

    济世堂的大夫手忙脚乱地将老人按住,扎穴位的扎穴位,灌药的灌药,然而都是徒劳,没两分钟老人便与世长辞断了气……

    在场的人员看到这么副场景纷纷倒吸了口凉气。被狗咬伤的百姓更是心惊胆战,害怕下一个死去的人就是自己。

    大夫们也是愁眉不展,这种情况真是闻所未闻,该如何救治呀?!

    事情发展的太快,成澄愣愣地看着在自己面前失去生命的人,那个刚才她还在帮忙救治的人……一时竟没反应的过来。

    “这可如何是好啊!”

    “怎么办?我们是不是也会死啊。”

    “真是飞来横祸!”

    “王爷,这病来的突然,我等闻所未闻,怕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呀!”济世堂有名的大夫都如此说,这些人难道还有希望吗?

    场面一度变得不可控制,面对死亡再勇敢的人似乎也漏出了胆怯,有痛恨的、难过的、也有心如死灰的。

    刚才被成澄救下的小孩双手捧着父亲的脸颊怯怯地问“爹爹,您也会死吗?”

    听着孩童稚嫩的声音,成澄再也忍不住,心理酸酸的,泪水滴答滴答无声地顺着有些脏污的脸颊流下。

    她不停地在脑海里搜索以前是否看过有关狂犬病的报道?最早发明疫苗的似乎是法国人,中国古代有个叫什么洪的大夫好像研究过?可最后是怎么治的呢?快了,再想想再想想……

    “大夫!不知你们可曾用咬人恶犬的狗脑救治过病人?”成澄激动的抓住济世堂那位大夫“相信我这恶犬的狗脑可以救治!相信我!”

    “姑娘,你先别激动。”他将成澄的手从他胳膊上掰下来“你这方法老夫从未听过!似乎有些残忍?”

    “这些咬人的恶犬难道不残忍?!”一个英姿飒爽的女子站了出来“不管成不成功,本姑娘相信这位小姐!再不济也让这恶犬一命抵一命!”

    玄王家的小厮忙给安王磕头求情“安王殿下!殿下!这藏獒杀不得呀!这是我家主子千辛万苦给弄回来的!杀不得呀!”他激动地拽着祁洛安的衣角“求求安王殿下,给小的留条贱命吧殿下!”

    “呵!真是笑话!本姑娘倒是第一次听说玄王家的狗命居然比汝城百姓的人命还重要!”英气女子用金边玉冠束了个马尾,她直挺挺低站在那,周身气场强大。

    成澄怕引起百姓的公愤,接着道“如今只有这办法!相信我!命都快没了还在意残不残忍?!”她来到安王面前“请王爷相信臣女,试一试!说不定真有用!”

    “这……”济世堂的大夫也犹豫不决地望着安王爷,这藏獒是玄王府的,虽说它们伤了人可要开颅取脑似乎又有些不妥。

    “你可有把握?”祁洛安定定地望向成澄。

    “有七成!”她急慌慌道“可就算七成也比现在这样束手无策的好呀!”

    祁洛安看着眼前急红了眼的小姑娘,不知为何,他就是想要相信她,再看看她满身的污渍,沾满斑斑血迹的柔荑,刚才她就是用这手将那胭脂盒甩进藏獒口中的啊。

    “就按这姑娘说的做吧!”他示意在场的大夫“不用顾忌”。

    现场的百姓似乎有了希望的兴奋着“杀狗取狗脑!”

    “就算没用,我等也让这害人的恶犬遭了报应!”

    “谁敢杀本王的狗!”一个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锦鲤小王妃》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