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婆婆媳妇(1/2)
    “有多惨呐,说给我听听。”

    门外传来的分明是何后的声音。

    向尹舟立马收住,将衣裳穿好。殿门一打开便可听到远处浅浅的哀乐声,随门关上,乐声不见。

    空荡的殿内只剩下何后与向尹舟两人,以及一桌满满当当的美食,足足有上百道菜,每一道都是名品,用小碟盛着,既丰富又精致。像别出心裁的寿宴。

    向尹舟昂首道:“我没有谋杀太子,我冤!”

    何后一身简约的素服在阴暗的空间里尤其显眼,像一尊洁白的玉雕。她泪眼已经红透,整个人憔悴了很多,但威严依旧。“你不冤。”她的语气肯定,又有几分诡异的温柔。

    向尹舟寒毛卓竖,像跟个白衣飘飘的女鬼对话。她坦言道:“母后应该还不知道有一个叫‘何记’的组织。”

    何后:“知道了,你告诉我的。”

    原来晋珩跟何后说过,那好解释多了。“所以大理寺中,判定我是幕后主使的人必有猫腻,母后不可不查他。”

    “会的。”何后扶向尹舟起身,又递给她一双筷子,“你吃些东西吧。”

    向尹舟懂了,晋珩将真相告之何后,于是母子俩人设计引鱼上钩。所以何后并不是真的囚禁她,而是做戏!这个她拿手。

    她眼下饿得不行,又很久没吃到御膳房的山珍海味了,便狼吞虎咽起来。嘴不得闲地道:“这段时间父皇母后衣食住行要格外小心些,我想他们下一步是拥皇太孙登基,就可能打您们的主意。”

    何后点点头,语气有些过意不去:“尹舟,你是个好姑娘。”

    何后这句话突如其来。向尹舟当即放慢了咀嚼的速度,麻凉麻凉的感觉从后脑勺爬满全身,尬笑道:“这不会是我最后一顿吧?”

    何后:“我也希望不是。”

    向尹舟手中的筷子滑落,过激的刺激使得她胃里一阵翻滚,欲要呕吐。她忙的喝下一大杯水,给自己顺了顺气,道:“母后不信我?”

    何后:“我信。可你一点都不无辜。”

    “呸!”向尹舟当面啐了何后一下,该翻脸时就翻脸,冷笑道,“如果我跟他没换回来,你现在就是在逼你儿子。你所看到的我的所作所为,其实都是你儿子执行的。”自省这么解释也是好笑,给了自己一巴掌,“我现在跳进黄河都洗不干净。我不跟你解释了,总之我没有杀害晋珩。你信最好,不信也罢,再不济我还有一些老臣拥戴,何记还能利用我,你要是损我一根寒毛,不怕何记挑拨生事,号令天下百姓斥骂你们坑害向氏?母后,得不偿失啊!”

    何后:“你虽然没有歹意,但你的存在切切实实助益了他们,你也是‘何记’阴谋的既得利益者。你反驳吗?”

    向尹舟哑口无言。

    何后:“晋氏赢了,你晋升皇后成为一国之后,位高权重而母仪天下;晋氏输了,你就是新帝的亲姐,依然高枕无忧,享尽荣华。你是这场阴谋中最不折本的人。”

    向尹舟:“命好罢。皇后见不得命好的人?”

    何后哂笑:“我这把年纪,早已经没有什么见不得的了。”

    向尹舟:“所以你有闲情针对我,还不如花心思去把何记一网打尽。”

    何后:“我当皇后这么多年,陛下都对我敬重三分。倒是跟你说话,教我有做臣子的感觉。我最后一次做臣子的时候,是在先帝的病榻前。我怎么说也是你的母后,你呀你,真是没大没小。”

    向尹舟:“爹娘死得早,自然是没教养的。”

    何后伸手握住向尹舟的手,轻轻抚摸如慈母一般,像布施母爱。“你认为大周如何?”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日常弑君未遂》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