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6章 二更(1/5)
    一灯如豆, 窗前昏昏。www.16595.com

    范翕坐在案前一径写字, 笔法古朴而流畅。想到他离开周洛已经一年之久, 也将近一年没有再与太子联络。范翕心中感慨,北方战起,天子之殁……这些对范翕都没太大触动。

    反正这天下不可能是他的天下,父王也不是疼爱他的父王。那些有没有,在不在, 范翕不是太紧张。

    只是这天下未来是太子范启的。

    今日点燃烽火, 按照临危受命之论, 太子该即刻登位,大赦天下才是。范翕等了一下午都没等到新天子登位的消息……他在灯烛火光下写信时,心中也浮起几丝烦躁与忧色。

    玉纤阿半夜起夜, 持着灯烛出屋。她回来的时候,站在院中,目光随意一瞥, 竟瞥到范翕住的屋舍仍亮着灯。玉纤阿怔忡,算了算时辰,已经夜里三鼓过,这么晚了, 范翕屋中为何还亮着灯?

    他又看不见, 他亮着灯做什么?

    玉纤阿不禁想起了下午她与范翕写信时候看到的烽火。范翕那时说是他的父王死了,玉纤阿本寻思着安慰他, 可她看范翕神色平静, 精神状态极佳, 压根不像是为他父王难过的样子,她的劝慰的话便说不出口了。

    范翕的身世有些难以启齿处,恐范翕与周天子关系不佳,是以周天子殁,范翕才会无动于衷。

    玉纤阿本以为此事至此告一段落,但她现在于院中看到范翕的屋舍中点着灯烛,便重新起了疑心。她不是一个会轻易相信别人的人,她现在开始怀疑范翕的话,疑心周天子的过世,还是给他带去了一些打击。他脸皮薄,不愿在她面前哭泣。但说不定背对着她,夜里偷偷躲在屋里哭呢?

    就如泉安曾经告诉她的范翕为她泣不成声那样。

    玉纤阿一阵沉吟。

    想自己是该装作不知,还是做一个与他一起哭、安慰他的善解人意的女郎?

    想到范翕对自己的定义便有“善解人意”一词,玉纤阿轻叹口气,决定在自己没想通自己跟范翕如何走下去之前,做个解语花,让他对她的爱意多几分也不错。他若总觉得她不关心他,对他冷漠,那他们的未来就不好走了。

    由是,玉纤阿提着灯烛走到了范翕所居屋舍的木门口,她敲了敲门,门中传来范翕微绷的声音:“这样晚了,你来做什么?”

    玉纤阿柔声:“妹妹夜半敲哥哥的屋门,哥哥以为我是做什么?”

    范翕:“……”

    他怔住,本要再开口,木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玉纤阿竟没再给他打招呼,就这样进来了。范翕正坐在案前,看到她手挡着烛火进屋,他当即伏身向下,匆忙将自己写好了大半的竹简压在了臂弯下。

    玉纤阿看到了,微愣。

    看到他坐在案前,案上摆着笔墨。墨水乌黑浓郁,狼毫搭在一方砚台上。随着玉纤阿的注视,那狼毫上的毛刷滴下一滴墨汁。

    滴答。

    溅在了地上。

    在寒夜中清晰可闻。

    范翕面色微微一变,他镇定而坐。他对玉纤阿道:“夜里心烦,是以起身练字,不妨惊扰了你。”

    玉纤阿凝视他一会儿,关上门,向他走来:“哥哥不是眼睛看不见了么?练什么字?”

    范翕微笑:“练字是为心静,不求什么。”

    玉纤阿走到了他面前,俯眼要看被他盖住的竹简。范翕手肘撑在案上,姿势牢牢挡住玉纤阿的视线。他温柔而担忧地问她为何夜里突然醒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更爱美人纤阿》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