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我的老婆全都惹不起都9(1/3)
    腺体那处连带着周围的肌肤本就比其他的地方要敏感脆弱,而创可贴直接撕下来, 与她而言实在是太痛, 所以谢书也没有发觉迟清欢给她贴上的创可贴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她捂着后颈那处,咬紧后牙槽, 额上溢出细小的汗珠, 硬是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直到那阵疼痛感渐渐褪去, 谢书这才轻喘一口气,看着迟清欢,眼里带着震惊与惊讶诧异。

    许是谢书的眼神过于露骨, 令迟清欢微微蹙眉, 困惑不解地问她:“怎么了?”

    “你……”谢书迟疑片刻,指了指她的后颈, 示意道, “你每次都不痛的吗?这么痛的事情, 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忍下来的……”

    她倒更像是在一个人的自言自语。

    撕创可贴的疼痛, 她是有切身体会过的,不过好在她是一名体质较强的alha, 比寻常的人都要能够忍受痛苦, 所以着让她更难以理解,这么痛苦的事情, 迟清欢又是怎么忍受下来的?

    迟清欢愣了几秒, 才反应过来谢书指的是什么,唇角微弯,露出一抹微不可察的浅笑, “这一点你不用担心,这是专用创可贴,贴在腺体是为隔绝信息素,只要一天换一次,就不会有刚才的情况出现。”

    她闷笑几声。

    谢书恍然大悟。

    但是她后知后觉,如果迟清欢一直都贴着这种创可贴,为什么她还能从对方身上闻到一股清冷的信息素……尽管那信息素像极了oga身上的信息素,对她有无尽的吸引力。

    谢书被迷得晕头转向,一时间也没有仔细辨别那信息素究竟是什么,她勉强说服自己,说不定她闻见的并不是oga的信息素,只是一种比较诱人的alha的信息素。

    “那是不是,如果信息素过于浓郁,气味还是会溢出来?”谢书懵懂地问。

    谁知迟清欢直接冷下脸,笃定地说到:“不会。”

    “哦……”谢书讷讷地应到。

    她心想,早上那件事,对迟清欢真的有这么重要?

    她不过是因为不喜迟清欢那强硬的态度,所以才会投机取巧反过来威胁对方,谢书本以为迟清欢那句“随你”,便是拒绝的意思,谁知她后来让迟清欢帮忙拿一下毛巾,对方照做,她说口渴,迟清欢就立马递过来一瓶水,甚至还主动帮她贴创可贴……

    尽管表情态度依旧是这副不冷不淡的样子,但谢书从她的行为上来看,勉强能够理解是……她在讨好她?

    然后想象力一向丰富的谢书脑海里闪过一幅画面,原本高傲不可一世的迟清欢化□□撒娇的小奶猫,一边蹭着她一边还“喵喵”叫,讨好之意溢于言表。

    谢书全身鸡皮疙瘩都泛起来了,摇着头主动把脑海里的画面给挥散,迟清欢是绝对不会变成这样的。

    此时,迟清欢腕上的环表突然开始震动,“嗡嗡,叮咚——”

    “是什么?”谢书下意识地问到。

    可话一说出口,谢书就开始后悔,她和迟清欢的关系好像暂时还没有近到这一步。

    许是因为迟清欢和她站得很近,所以才会让谢书产生出一种她们之间的“距离”也很近的错觉。

    而实际上,她们不过只是同住一间房的陌生人罢了。

    “是学校发来的通知……”但迟清欢却开口回答。

    谢书看见她的室友迟疑片刻,视线在她的手腕处扫过,见到谢书白皙光滑的手腕,皱着眉头问:“你的环表呢?”

    “我丢在床上了,我现在就去拿。”谢书起身,把环表拿在手上,并且启动。

    有不少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每天都在修罗场中夹缝求生[快穿]》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