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问天(3)(1/4)
    叶安寺前,有两株合抱的银杏,根枝交杂,如难舍难分的恋人,缠绵眷恋,割弃不断。

    枝干上长长短短,缠了无数红绢红绳。在春风催发新叶前,便给这树妆点了满身的红叶。

    浓郁的艳色,伴着女儿家的馨香甜味,扑面而来的软、柔、腻。

    秦乙怀光是从树边走过,一股会有场艳遇从天而降的莫名感觉便于心底里抽芽。

    他在巨树下驻足,仰头感叹:

    原来,这就是所谓的叶安寺求姻缘啊。

    确实挺神的。

    他不知想到了什么,顿了片刻。而后不甚在意地笑了笑,无视在树边对他顾盼的各家千金,径直往寺里走去。

    过了门前姻缘树,稍走几步,香烛烟味便浓了起来,而后是木质沉沉而厚重的气息。

    比起门口的女儿香,秦乙怀竟发现自己还是更适应清心寡欲的木鱼的声与香。

    果然,该考虑考虑出家当和尚的事宜了。

    秦乙怀自嘲几句,脚步不停,继续走里。

    路过大雄宝殿,烛香味最盛,来去善男信女跪在蒲团上虔心叩拜祈祷,有的求签,有的默念,皆是诚意满满。

    秦乙怀静立殿外,眼中平淡无波。就算不笑,他的唇边也总有三分笑意。

    与跪在里面祈福的百姓不同,他的脸上没有那种虔诚与痴迷。

    “佛祖,诸多冒犯,望请海涵。”

    他轻轻念了一句,便当做佛祖听见了,抬脚绕过宝殿,往深寺走去。

    秦乙怀脚步不疾不徐,与每一个前来礼佛的香客没什么区别。

    只是他越走越深,就不太像稀松平常的客人。

    有刚做完早课的小僧过来拦住他冒犯的去路。

    “这位施主,可是迷路了?”

    秦乙怀停下脚步,温和而带着歉意地笑了笑,向他微微躬身,道:“这位小师傅,是这样的,我与家人走散了,他们说要去有万柏尧老先生题字的碑林,可是我寻了半天也找不见……您可否为我指个路?”

    秦乙怀的神情歉意满满,理由也正当得找不出差错。

    小僧不疑有他,往前走了半步,指道:“从这门过去,大雄宝殿的东厢后头,再往北百步,便是碑……咦?”

    他回头四顾,发现周边根本没了施主的身影。

    秦乙怀溜得飞快,路遇好几个小僧,如法炮制,一路走到了后院的僧侣居所。

    虽然他没什么自信‘瘾’会藏在这里,本着万全心理 ,还是耐下性子一间一间搜起来。

    值得搜查的角落多而繁杂,秦乙怀连床底、梁上、房顶都没放过,灰尘沾了他满身,什么影子都没有。

    一连找了七八间,他耐心告罄。

    双脚荡在梁柱上,秦乙怀叹了口气。

    心想着要不干脆抓来一个人问问,用武力粗暴地解决了,门外响起轻微的脚步声。

    从林间回来的两个小沙弥推开门走进房,其中一个脸色还有点白。

    “我还是觉得不太好。”

    “你又怎么了?”

    “那东西总归是那个男人的,我们这么随意告诉别人不好。”

    “你就别多想了。”同伴把焦躁不安的小沙弥按住,“东西已经搬过去了,那姑娘也早就过去了。你现在后悔有什么用。”

    “可是……”

    “没可是的。事我们办完了,我这去禀报师父。你就在这待着,不许回去!”

    同伴怕他后悔似的,急急出了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城月迢迢》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