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一夜暴富的巨额口头合同(1/3)
    ???

    什么情况

    燕墨风悄悄的丢下一堆未审阅的文件,溜到了侍卫报告说在搞事情的文明宫后,看到这两个在掰头的妹妹,愣了。

    “呦呦呦,你说我甚骚是眼睛瞎了还是没有脑子,没看到这穿着的都是里衣中衣外衣,哪像你,这一身这洗不净的骚气。”燕双歌差点把盘子摔到燕青烟脸上,从小到大,她们一直都不对付。

    “你说说,你怎么这么啰嗦,娘娘唧唧的走路方式就像那个采虚鲲,不是你骚你穿着品如的衣服干什么?”燕青烟反击道。

    采虚鲲,燕国第一神兽,生来就多才多艺俊美无涛,神兽选举时得票数甩草泥马等一条gai,和噬元兽并列No.1。

    而采虚鲲的奇特姿势竟是让燕青烟此时用来比喻燕双歌。

    “你你你···”燕双歌在地下掰头老油条的攻势下一局就败下了阵。

    “你什么你,你说的是哪个你,是你是她还是我,还是你这个小辣鸡。”双手抱胸的看着辣鸡燕双歌。

    药乾乾一直在安静的围观,并焦急的等待她们结束好吃饭。

    “你就是个臭无赖!”燕双歌大吼道。

    “哎,是你心里打的怪。”一脸戏谑的看着对面不复平常冷静的人,燕青烟缓缓的笑了。

    还不待燕双歌炸毛,燕青烟继续道:“你怎么穿着品如的衣服啊。”

    竟是又添了一把火。

    “没有的事!只是同一匹布料而已。”燕双歌气鼓鼓的说道。

    “哦?同一匹?哥我们已经穷到这个份上了么?”显然燕青烟并不相信燕双歌的鬼话,撇了她一眼之后又看向那个在门口不知道进还是不进打酱油的燕墨风。

    “哈哈,不穷,咱还富着呢。你们继续,继续哈,我找阿离聊一会儿。”燕莫风尴尬又熟练的打着哈哈。

    这两个妹妹从小就不是省油的灯,她们一吵起架就总会波及到他,也练就了他一身的听不到、看不到、我是谁、我在那的本领。

    在一阵我不听我不听,你就是欺负我的声音中,燕墨风拉走了还在等着吃饭的药乾乾。

    不舍的收回已经看不到事物的眼神,怨念的望向那个让她失去一次免费搓食的人。

    ‘烧鸡、烧鸡、烧鸡、’满脑子的烧鸡。

    感受着背后的目光越来越阴森的燕墨风,停下了拉着药乾乾不断向前走的步伐。

    转过身,就看到了那极度哀怨的小妹。

    “哎你,不就是不让你粘着燕双歌了,至于么?我和你讲,她们那种状态继续待下去你去恰柠檬的。”燕墨风贼兮兮的对着药乾乾说道。

    ???这是什么魔鬼的想法。

    “我饿。”药乾乾的声音中甚至带着一丝颤抖。

    “啊??啊!!!我这就带你去吃!”会意到了眼前人的想法,燕墨风又拖着药乾乾快速的跑向了不远处的庭阁,传唤侍女进行上菜。

    这个二愣子到底是怎么当上燕国掌权人的大概就只是因为他是这个家庭里唯一一个男苗苗吧。

    他老爹临终前对燕墨风说:‘男孩子要辛苦一点,不能总是这样子靠妹妹了,身为长子就要去保护妹妹知道么?国家重担就交给你了,记得一定要保护好妹妹啊。’

    虽然话语中浓浓的偏心,好在这个妹控努力的做到了他老爹交代的事情,并且没有德国骨科。

    而药乾乾是他心中一根狠狠扎着的刺,好在经过他五年的努力,终于可以光(坑)明(蒙)正(拐)大(骗)的将小妹接回来了。

    燕墨风并没有第一时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平平无奇药剂师》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