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祈求与施舍(1/2)
    第六章

    下午的阳光透过镶嵌彩绘玻璃的玫瑰窗,洒在飞扶壁高耸的宫殿长廊里。

    下午的宫殿长廊空无一人。仆从们跟着皇帝汉诺威斯塔七世在皇家马场,女仆们忙着准备王后和王储的下午茶。

    维勒捏着银器,站在图书室的羊羔绒地毯上。

    维勒穿过空间跃层,看见了在软椅上等他的法师。

    赛德已经等候多时了。

    身侧的矮桌上放着一个黑色的项圈。

    阻断魔力的桎梏项圈。

    “我,我来看你。”

    法师目光从羊皮纸上移开,看着维勒,示意他带上。

    维勒解开衬衣圆扣,走上前拿起项圈。

    “啪嗒”一生,桎梏器合上了。

    赛德眯了眯眼,昭示着他的愉悦。

    “过来”,他说。

    维勒从上前,小心翼翼把自己的脖子朝着法师的手边凑。

    “跪下”,他又说。

    维勒眨眼,乖顺的跪在地毯上。在他的思维逻辑里,他表现得越好,就越有可能得到奖赏。这是再珍贵不过的交易了,不是吗。

    赛德看着少年跪伏在自己腿前,奖赏般伸出自己诅咒后未愈的手,熟练抚上少年的后脖颈。摩挲着少年脊椎的突起处。

    静谧之中,赛德看见了桌上放着的布丁。

    准确的来说,是托着蛋壳布丁的繁复银器。

    皇室的东西。

    维勒……他想起这个名字了,维勒·汉诺威斯塔,圣教堂的养子,天赐的血脉。

    就是这么个小东西吗?

    好好的“天佑之子”怎么养成了这么个模样?

    杀伤力倒是让人乍舌。

    他抬起维勒的脑袋,指指银具。

    “给我的?”

    “嗯。”

    “为什么?”

    “因该很好吃,上次的黑面包你不喜欢。”你喜欢的话,也许就能多喜欢我一点了。这句话维勒没有说。

    “你偷来的?”法师打算逗逗他。

    维勒想了想书里对“偷窃”的定义,平静地点点头。

    “那我该怎么回报你呢,小鬼?”

    听到回报,维勒呼吸都急促了起来。湛蓝的眸子一下子就睁大了。仿佛是扒在橱窗上被应允将得到一个礼物的孩子。他又想到了那个梦。嘴唇开开合合组织着语言。

    他说得极为小声。

    “可以…抱抱我吗?”

    法师从来没有见过一个未成年的孩子,能把一个拥抱,祈求得如此卑微。

    他把维勒的表情尽收眼底。

    维勒浸润在法师的沉默里,他紧张得快要呼吸困难了。

    下意识的,他想去扣他的法杖。可他带着桎梏器。

    于是他开始小幅度地咬嘴角。绝望和孤独的猛兽卷土重来,维勒想起了父皇的背影,他十二年懵懂的生活……

    直到舌尖尝到了异味,他咬破了自己的嘴唇。

    然后,他就陷入了带着淡淡药剂味的衣料里。

    !

    法师正抱着他!

    维勒感觉自己要爆炸了,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在爆炸。连毛孔都张开了似的。

    他不敢置信地慢慢抬手,隔着袍子摸了摸法师的脊背。

    是炽热的躯体,带着些力道,鼻翼被药剂和衣料混杂的气息包裹。

    维勒今年十二岁,他被满足了夙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史上最甜小黑屋》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