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章(1/4)
    九.

    陶澄给他揉了半晌,“舒服些没?”

    轻陌软的跟一片杨柳叶似的,声音也像黏在嗓子里,“嗯,舒服了,不要停。”

    “小身板。”陶澄边笑边把人转了个面,抵在树干上,“午时了,我要走了。”

    “不...不留下一起用饭么?”

    “不了。”

    陶澄看他眼神殷切,其中的祈求一点半点都不遮掩,顿时有些好笑又无奈,“答应了教书先生晌午后去帮着带两堂课。还记得他吗,郭先生。”

    轻陌微微张唇,诧异道,“自然是记得,如何会不记得?但你怎么去教书了?”

    “先生患有风湿,前几日下雨就不甚舒服,我反正闲来无事,不比和那些个纨绔子弟夸夸其谈浪费时日要好?”

    轻陌赶忙撑着树干站好,腰板挺得笔直,“带我一同前去罢,我十多年未见过先生,在果园里时,与你寥寥的几次通信都是拜他转手来着。”

    陶澄摇头,“不急这一日,你多动动,命那小厮给你捶捶揉揉都行,待你无碍了再说。”

    轻陌还欲争辩,被陶澄倏然拥进了怀里,一只手抚在脑后,叫他想本能的想躲都无处可躲,唇瓣被带着一点微凉的柔软触碰,随后便是更加陌生的触感,叫轻陌茫然到不知所措。

    亲吻没有持续很久,在轻陌回过神之前就已经结束,陶澄收回舌尖,只弯起唇角又将轻陌啄了啄,“我走了。”

    像被棒槌敲醒的木鱼,轻陌陡然“啊”了一声,血都涌到了脑袋上,“你,你怎么...”却只见陶澄笑的如同做坏事得逞的痞子一般,痞子偷袭会打招呼吗?不会。

    轻陌懊恼自己,脑海里就顾着冒泡,什么都没能记下来,回味都无从回味,他闷闷的将自己暗骂了一通,又去追陶澄,“官爷慢走,您晚些时候还来宠幸小的么?”

    陶澄被惹得直笑,依他做戏,“不来,若是来了,怕你三日下不了床。”

    轻陌哽住,陶澄又道,“何况今日就你这破身子,如何服侍本公子?”

    轻陌憋了半晌,磕巴道,“我...我还可以...用...”

    陶澄饶有兴趣的瞧他。

    轻陌败北,实在羞于出口,他索性岔开话题,“有一件事儿还想请你帮忙。”

    陶澄也不为难他,问,“何事?”

    “我暂且躲在这青楼院里,他人不必在乎,但是周姨许是会着急,”轻陌眉心微微皱起,“昨夜一夜未归,今日也杳无音信的,烦请你去给周姨报个平安,叫她不必挂心。”

    “我娘告诉周姨你被派去了台州,走得急,就没来得及跟她讲一声,”陶澄再回想起乔二奶奶,心生寒气,“周姨也被送回常州去了,以后有机会再去见她。”

    轻陌默默,半晌后只点了点头。

    湖边常有清风,垂柳飘摇,扫在湖面上荡出波光粼粼,也吹的轻陌衣衫晃荡,陶澄见他手指扣弄在栅栏上,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有些心软,“中午想吃什么就吩咐小厮,下午若是无聊...”

    “陶澄,”轻陌打断他,“十板子,你那时挨了十大板子,我其实想去看你的,我没有不闻不问。”

    就像比谁的思维更加跳跃一般,陶澄也回的不对马嘴,“昨日抱着你沐浴,又替你擦身,这才发现你小腿肚上有一条掌心长的疤痕。”

    轻陌抿唇,似乎是羞赧至极,他低下头喃喃道,“年少不懂事,钻狗洞划的。”说罢再抬起脑袋,只看见陶澄一脸“你看我信么”的表情。

    陶澄似是笑叹道,“男人的嘴。”

    轻陌愣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