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妙红尘(贰)(1/3)
    花花很喜欢这个地方,主要是八卦多。阆仙却在对着云无觅发愁,如此招人,真不知要让人如何是好。若是给云无觅身上施一个隐蔽术,阆仙又担心只有自己一人能看见他,难免有些疏忽之处。

    云无觅还傻着在呢。

    “阆仙。”云无觅唤他。

    阆仙答应了,看见云无觅伸手给他看自己刚伸出来的指甲,是如幻境里一般,妖族化为人身后将部分部位还原成本相的神通。无论这只手生得多么白皙如玉,指节修长,指甲如同猛兽一般锋利尖锐时,都只会让人觉得可怖了。

    “剪指甲。”云无觅对他道。

    阆仙心下哭笑不得。若说之前云无觅的状态近似于“无”,全凭本能行动,在唤醒喜魄之后,云无觅心智近似于三岁稚子,从“无”进到了“有”,虽然这一点“有”还很小。他估计是还记得当初阆仙给他剪指甲时的亲密,此刻会了神通,就自己将指甲伸出来给阆仙剪了。怨他偏偏此刻爱笑,又生得这样好看,唇角轻轻一翘,就是春风也应羞动人,让阆仙恨不得对他予取予求。

    可剪去猛兽利爪这种事,还是不能做的,况且他也没有匕首修剪得动白虎的利爪。他伸手握住云无觅掌心,对他道:“这个不可以剪。”

    云无觅掌心被握住后,又张了张手,害怕阆仙被爪尖伤到。阆仙感觉自己像是握住了一只老虎的肉垫,霎时心上又软,化成一滩水去。云无觅听见阆仙说不能剪指甲,只好悻悻将爪子收了回去,变作原本的修整整齐的人类指甲,粉色头部弯出一梢月牙白。他眼睛里流露出一点委屈,下一刻被阆仙握住手,又高兴起来,回握住阆仙不肯放开。

    阆仙需要的是妙红尘的莲子,妙红尘成熟后,结子十九颗,中间只有一颗是红色,可入药。只是如今看来妙红尘的人身连自己是妖都不知道,情况比常笑心又有所不同,不知何时才能成熟。

    他在这边烦恼,那边夕阳西下,整座销金楼都已经活了过来。姑娘们梳洗打扮,龟公和丫头们开始布置场地,摆放瓜果。到了夜间,销金楼被灯火一映,金色花箔泛着光,裁剪出一室花照影,照出的是人间富贵,天上仙子。这座楼里并不止香莲一个头牌,但是香莲永远是其中最出风头的那个。

    她确实生得漂亮,但想要留住恩客,光有漂亮还远远不够。但凡香莲招待客人,永远是想客人所想,忧客人所忧,无论对方说什么都接的上话,就算是只爱男人的客人,也喜欢空闲时来跟她谈天。

    瑞王是香莲所有恩客里身份最显赫的一个。他喜好幼女,早就不再占着香莲身子,最近常带在身边的是他府上的一个小丫鬟,也才十二三岁,连葵水都还没来。据说他宠那位宠得厉害,常加诸膝上,任其耍乖卖痴,宠溺至极,让那丫头在府里比正经儿的姨娘还要有脸面。

    可他还是常来找香莲。他身份显贵,虽说香莲老是喊他老头子,可其实他今年也才刚过不惑,无论身材还是面容都保养得极好,加之并不留须,看上去也就三十来岁,正是男人最有魅力的年纪。销金楼里有不少姑娘都想走香莲的老路,勾搭上他,可是除了香莲,这座楼里再没有女人成功爬上过他的床。

    时日久了,便有人说王爷待香莲很是不同。

    这些话,香莲听过就算,并不当真。

    瑞王只喜欢十一二岁的女孩子,对于大部分他喜欢过的女孩来说,这一份宠爱十分短暂,最多只会持续到她们十三四岁,一但女孩超过了这个年纪,王爷也就厌倦了,多是养在府里再不去看。这些从女孩变成的女人有聪明的,就会选择讨一份嫁妆出府再嫁,也有傻的,从此甘愿做一只笼中鸟,蜷着翅缩在角落里,等待再也不会来的主人。

    香莲是唯一一个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