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9(1/2)
    刘锋推开红木大门径直走了进去,他没有敲门,直接推开走了进去。

    面前刘长生坐在太师椅上,端着一杯血喝着。他左右是家中的血奴和族人,而地上,躺着一个已经死掉的血族。

    那个血族显然是已经死透了的。他胸前插着一把银匕首,全部没入胸口心脏的位置,嘴被铁链子死死勒着,手脚也被长钉牢牢地钉在地上。

    刘锋不记得自己有没有见过他,或许见过,对方还用那种轻蔑的、不屑的神色打量过自己。毕竟刘家所有人对他都这样。

    但现在这些也不重要了,这个血族已经结束了永生。

    刘长生见刘锋进来了,就慢悠悠地把杯子放下,对身边的随从吩咐,“把尸体弄下去,差不多就让敏敏把他送去交代吧。”

    刘锋漠然地看着下人把地上那个血族身上的匕首和长钉拔出来。血立刻涌了出来,但血族的血,尤其是已经死掉的血族的血,对在场所有人都毫无吸引力,闻起来有令人作呕的腥气,非常难闻。

    不知道怎么,今天刘锋总觉得那红色有些刺眼。其实这不应该,因为红色,无休止的红已经是他生活的全部了,他不能离开它。

    刘锋条件反射地,往后退了一步,屛住了呼吸,不去闻那味道。

    有点恶心。

    等下人收拾完尸体也抬走了,刘长生还在慢条斯理地喝自己杯子里面的血。

    刘锋始终低着头。

    他看着自己面前的地砖,上面还有没完全擦干净的血迹。

    良久刘锋才闭了闭眼,上前一步轻声开口,“家主。”

    刘长生没看他一眼。杯子里还有残留的血迹,很少,他剩了一点在里面。

    “都下去。”刘长生对身边的随从道,“刘锋留下,吩咐一下,下午不见客。”

    刘锋心里咯噔一声。

    果然,等门才关上,刘长生的话就落了下来,“跪下。”

    刘锋心里叹了一口气,随即就驯从地跪了下来。

    “靠过来。”

    刘长生把双腿打开,盯着刘锋看,眼睛里像是有情绪,又像是什么都没有。

    刘锋闻言,眼底闪过一丝痛苦和不甘,但还是挪动着双膝靠了过去。

    等他靠到刘长生脚边,刘长生伸出手扣住了刘锋的下巴,用阴戾的目光开始仔细打量刘锋精致的五官,像是想从这张脸上看出什么一般。

    他们对视着。一个神情阴狠,一个目光淡漠——甚至带着点破罐子破摔的无畏,中间还夹杂着一些害怕。

    过了很久,刘长生另一只手开始解自己的皮带,放出腿间鼓鼓囊囊的东西,按着刘锋的头对他说:“来吧。”

    刘锋一句话都没说,他闭上眼,张开嘴开始含那东西。

    他其实已经麻木了。

    漫长的时光里,这样的羞辱是家常便饭。他必须要像一条狗一样,跪在地上吞吃这人的那玩意,才能在刘家被人叫一声‘锋少爷’。但其实也没有几个人真心实意地看得上他,背地里面都说:刘锋这个下流货,真贱。

    被人玩的下流东西。

    刘长生抓着刘锋的头发,不轻不重地帮他吞吐,控制着力道和速度。半晌他拿起了桌子上喝剩下的血,拽着刘锋的头发让他把自己吐出来,用微微沙哑的语气说:“头仰起来……伸出舌头……对,喂你点好东西……”

    刘锋闭着眼,伸出一点粉色的舌尖,刘长生把杯子里剩余的血倒在他唇边舌上,看他舔干净了才继续命令他,“继续,深一点。”

    房间里很快只剩下了刘长生微微急促的呼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