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四二十二章 冬猎中止
    不过,去到那边,他将所有的剑器都试了一遍,却没发现了一把好兵器,都是一些品阶、材质普通的剑器,最高的品阶也不过是中品灵器,没有一把让他心动的剑器。

    虽然他现在用的风行剑才不过是下品灵器的品阶,但风行剑的内在玄妙足以使它媲美一般的上品灵器,所以,他自然是看不上眼前这些普普通通的中品灵器。

    “难道品阶好的剑器都被人挑完了么?”郑南暗自猜测。

    “估计有这个可能,既然剑器都很一般,那我再去看看别的兵器吧,如果兵器都不怎么样,那我就去二楼选功法。”

    在心中做出了决定,郑南便转头在一楼闲逛了起来。本来此行他也没抱多大的希望来,心情倒没有因此波动一下。

    “嗯?那是什么?”

    忽然,郑南脚步一停,他眼角的余光本是无意地瞥过了左边的一处墙角,但这一瞥却察觉到了那里的异样,于是向那里多看去了一眼,然后,他的目光顿时被吸引了过去。

    墙角的那边正躺着一把黑色细长的铁剑。

    “有意思,那把黑剑怎么会被随意放在那里?”

    带着一丝好奇,郑南向左边墙角走去,走近后,他才发现那把黑色铁剑还未开锋,线条流畅,像极了一根黑色木棍,倒不像是剑,若不是剑身和剑柄处有着细微的差异,郑南还真以为这是一根铁棍。

    “好奇怪的剑。”匀儿也好奇道。

    于是,郑南好奇地向那墙角走了去,走近后,他的手不由自主地伸出,握住了黑色铁剑,正想拿起来仔细观看,可这一拿,他感觉到了一股重如千钧。

    黑色铁剑,纹丝不动!

    难道这剑也是要有缘人才能拿起?

    郑南正心疑,忽然,鬼使神差下,他尝试着用怀中的影窟信物去感应手中的黑色铁剑,而后,两者同时微妙的震动了一下,却哐地一声,他已然拿起了这黑色铁剑。

    “......”

    郑南微微一怔,看着手中的黑色铁剑,慢慢,他目光沉下,思索起了刚才那一阵莫名的震动来。

    “如果我刚才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影窟信物先传出波动,这黑色铁剑感应到前者的波动才同样震动了一下,只是这一过程发生得太快了。而重要的事是,影窟信物传出来的波动是由那一缕剑意产生......难道,这黑色铁剑是要靠剑意来使用的?”

    整理清楚了刚才发生的事,郑南的神色变得有点复杂,如果这黑色铁剑真的要靠剑意来使用,在没有确定它的品阶、材质前,他有点不敢带走这黑色铁剑。光是一缕剑意有多难得,他可是亲身经历过的。

    万一这黑色铁剑是无用之物呢。他可不想白白浪费了剑意。

    “怎么了么?”匀儿问他。

    “是这样的......”郑南将心中的猜测说了出来。

    “那你想要么?”听完他说的话,匀儿又问。

    郑南思索了一下,道:“我是想要,能用到剑意的东西想来应该不凡,但我就怕有个万一,所以我还是先看看其他的兵

    器和功法吧,完了,我去问问那白长老这黑色铁剑的来历,然后再做决定。”

    “嗯,这样稳妥一点。”匀儿也赞同。

    随后,郑南放下了黑色铁剑,转身又在一楼众多的兵器中慢慢挑选。

    “嗯?紫荆枪?”

    郑南眼前一亮,他找到了一杆通体暗紫、花纹繁复的玄阶长枪,这杆长枪给人一种华而又实的金属质感,它由品质极好的紫灵荆棘编织而成,枪尖极其锋利,枪身内蕴玄妙,能让持枪者短时间内达到“人枪合一”的境界。

    “好神奇,这杆长枪绝对是由一位制器大师炼制而成的。”

    郑南掂了掂手中紫荆枪的微沉分量,看着墙上它的简短介绍,连连感叹,很是爱不释手的样子。

    “这个你也想要么?”匀儿问。

    “是的......”郑南看着手中的长枪,叹了一口气,说实话他真是一个花心的人,明明只会剑影,都没练过q-ia:ng法,他都想要这杆紫荆枪。

    “可惜的是,我只能在这里选一样东西走。”他看着四周琳琅满目的兵器,眼中流露出浓浓的遗憾,似乎只要条件允许,他就要把这里全部打包带走一样。

    “......人啊,总是这般贪得无厌。”

    转而,郑南叹了一口气,放回紫荆枪,脸上的神色已恢复了正常。好在,他心性不错,勉强能抵挡得眼前的诱惑。

    “行吧,这一楼的兵器我已差不多看完了,我再上二楼去看看。”

    郑南寻到楼梯,向二楼走了上去。

    不过郑南刚一上楼,门口处,一位轻灵脱俗的少女慢步走了进来,她看着郑南上楼的背影,唇边轻轻一抿,道:“南哥哥他选奖赏还真犹豫啊,难道是白长老只让他选一样东西走么?”

    郑南要是看见了这少女,一定会十分讶异,因为这少女就是那日前去云都冬猎的林欣。

    垂垂老矣的秦老从林欣身后走了出来,说道:“自然是,郑南少爷他并不是林家人,他只能在这里选一样东西走。”

    “哼,真是见外。”林欣不满地闪动了一下弯弯的睫毛,“南哥哥可是从小在林家长大的,他能算外人么?不行,我得去找白长老理论理论。”

    说着,她几步并作一步,走上了楼。

    .

    二楼放满了高大的书架,架上,堆满了功法、心诀的玉简和竹卷,密密麻麻的,数不胜数。

    好在,这里到处都有价值不菲的灵光珠点缀着,光线并不阴暗。

    郑南到了二楼,一眼看见这么多的玉简竹卷,感到有点头疼,自己要是在这里看过一个遍,这要看到何年何月?

    “功法和心诀应该有仔细的区分吧?”

    郑南喃喃着,向众多的书架走了去。

    果然,一走近,郑南就发现,这些密集的书架确实有相应的划分,相同品阶和类型的功法、心诀都是放在一起的,他只管去找到自己感兴趣的书架区域就行。

    “不错,这样找起功法和心诀来就简单多了。”

    郑南点点头,在

    高大的书架中走着,抬头寻找自己感兴趣的玉简竹卷。

    “哦?这里也有《上煌经》?”

    郑南脚步一停,从面前的书架上拿下了一本印着上煌经三个大字的竹卷,他十分惊讶,上煌经可是夏家的真传功法,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当翻开竹卷一看,郑南才明白过来,“原来是讲解《上煌经》的弊端一书。想来,这应该是林家有意为之的,林家和夏家、寒家的关系虽然表面上和睦友好,但内里其实一直都是暗波涌动,做到知己知彼、有备无患,自然不足为奇了。”

    念叨着,郑南一页一页地认真观看了起来,他和夏家积怨颇深,自己没道理不看。反正这本竹卷没有禁制存在,他就在这里看完了也没关系。

    看完后,郑南轻吁了一口气,低声道:“这书将《上煌经》的弊端讲得真够详细的,虽然这些弊端只能对那些学艺不精的人有用。”

    但,也不可否认,这是一本好书,让他真正理解到了《上煌经》的核心要义。

    “匀儿,我看了多久了?”郑南将竹卷放回原处,问道。

    “天都快黑了。”匀儿回答。

    “这么快么,那我再看一天时间吧。”

    二楼的好功法和心诀实在是太多,这使得郑南在这里流连忘返,一脸的痴迷。

    “《纯阳真变》?竟是完整的《纯阳真变》!”

    忽然,郑南拿着一枚玉简的手抖了一下。他居然找到了《纯阳真变》!

    这一发现,对于他而言,等同于发现了一个新世界!

    之前他只学会了《纯阳真变》的第一层境界,就受益良多。现在要是学得了完整的《纯阳真变》,他的实力将得到大幅度的提升。

    此时,郑南迫不及待地开始观阅手中的玉简。当然,因为玉简上的禁制,他只能看个概要。

    “原来,《纯阳真变》完整的境界分别是聚辉、日炽、裂天。”

    郑南思索了片刻,根据自身的情况和玉简中的描述,做出了相应的判断,“那我应该是学会了《纯阳真变》的第一层境界——聚辉。”

    郑南的眸光一直在闪动,这时,他已经在心中做出了决定——只要《纯阳真变》。其它的东西虽好,但他很清楚,目前只有这个功法才最适合自己。

    不过,也在这时,他身后,忽然响起了一个青春悦耳的女声,“南哥哥只想选一个功法走么?”

    “林欣?”

    听到这个声音的一瞬间,郑南便想到了是谁,可想到时间不对劲,他有些意外地转过身来。

    见到身后的来人果然是那青春可爱的少女,郑南疑惑道:“林欣,你怎么回来了,是云都冬猎结束了么?”

    林欣轻轻走来,听到她南哥的问话,她唇边一抿,道:“云都冬猎是中止了,我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好多人说是真灵山脉内围里发生了异变。”

    “异变?”

    郑南一怔,随即,他想起了他还在灵院时,王毅师兄说的那一番话,心里微惊,难道真灵山脉里面真有大事发生?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