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流沙
    我换上夜行衣,在黑夜里,跟着那一队骑兵,轻而易举地就找到了军饷。韩非的计谋果然不错,看来这司寇之位,他是当定了。

    事成之后,在紫兰轩中,韩非向我施礼道谢:"如果没有鬼谷传人的惊天绝杀,即便知道了军饷藏匿之处,也只是鞭长莫及,可望而不可得。"

    我淡淡说道:"你已经得到了法刑大权,得尝心愿,何必再弄这些虚情假礼?这只是你们这些王室贵胄的权利游戏,我没有兴趣。"

    说完话,我放下杯子,站起身来就要走。

    "卫庄兄留步!还有一事请教。"

    才走了没几步,就被韩非给叫住了。

    我停下来,等着他的问题。

    "你对姬无夜此人如何评价?"

    我没想到他会问我这个问题。

    我连想都没想就说道:"他能活到现在,还执掌大权,可见你父王的昏庸无能。"

    事实上,这只是我的气话罢了,见到姬无夜之后,我似乎明白了韩王的苦衷,面对这样的将军,他除了言听计从,还能怎么办呢?

    韩非开口说道:"我想请你再帮我一个忙。"

    "什么忙?"我侧头看他。

    "姬无夜不除,韩国必亡。"

    此话一出,满座皆惊。

    我转过身来看着他,"想让我帮你杀了他?"

    韩非答道:"我既然执掌刑法,当然明白杀人是犯法的,一定也不会允许其他人这么做。"

    我暂时还猜不透他的想法。

    "这个忙,其实是帮你自己。"他接着又如此对我说道。

    "帮我自己?"我有些不明白他的话。

    "因为,我想让你取代他。"

    他对我这样说道。

    "然后呢?效力于你的权利游戏?"我有些不屑。

    他转过身,说道:

    "不管愿不愿意,我们都已经置身于这个,名为'天下'的权利漩涡之中了,这已经无法改变,但我们可以一起来建立一个,全新的韩国。"

    我向他发问:"与现在的韩国,有何不同?"

    他答道:"第一,不再有姬无夜这样的人。第二,不再有安平君、龙泉君这样的人。"

    "听起来,对我好像没有什么吸引力。"我淡淡道。算是婉拒了。

    他并不灰心,接着又问我:"你还记得那个在将军府玩的分金币的游戏吗?"

    "那又如何?"我反问道。

    他说:

    "新的韩国,不要做第三个看似占尽优势,其实修订死亡的人,也不要做第二个得了一点儿蝇头小利而苟活之人,韩国,要做第一个人。"

    我,紫女,张良,一齐把目光聚集到了他的身上。

    接下来,他说了一句让我记了一辈子的话,那句话后来成为了我毕生的奋斗动力,他是这么说的:

    "七国的天下,我要九十九。"

    果然,是一个有雄心的人,我早说过,我的眼光很好,绝不会看错人。

    我朝他笑道:"现在听起来,似乎有点意思了。"

    "所以,你答应了?"他侧头看着我。

    是的,我答应了。

    面对他,我实在找不到拒绝的借口。

    然而我还是撇撇嘴,道:"首先,你得要能活下去。"

    我本不愿这般泼他冷水的,但我不得不这样做,因为对手比他所想象的要强大的多,而他,现在还不够强,他需要变得更强。

    "哦?"他转头看向我。

    我说道:"姬无夜权利滔天,并非这么简单,在他背后还有一股遍布七国的强大势力,从昨晚离开将军府的那一刻,你就已经上了他们的死亡名单。"

    这一点,我很确定,姬无夜那种人,不是善茬,得罪了他,以后不会有好日子过,坦白说,我现在很是担心他的处境。

    他却摇了摇头,说道:"有形的生命,的确非常脆弱,但是无形的力量,却是坚不可摧。"

    "无形的力量?"我不明白他指的是什么。

    他解释道:"天地之法,执行不怠。我给这股无形的力量起了一个名字,叫做--流沙。"

    流沙!流沙!流沙!

    这个名字就是从这一天开始的,这是他取的名字,有他所赋予的特殊含义。世人皆知我是流沙的主人,只有我知,他,才是流沙的灵魂。没有他,便不会有流沙。

    此时,张良伸手推开窗子,清晨的日光照射进来,屋子瞬间亮堂了许多,微风吹拂着面颊,令人觉得分外清爽,美好的晨曦,我知道,从这一日开始,有些东西已经悄然做了改变。

    流沙。

    它就是改变天地的那股力量。

    我静静地站在窗前,目不转睛地看着楼下,韩非的身影在长街上缓缓前行,显得有些孤独,遗世而独立。

    这个人,是那么孤独,然而,世人却皆以为他爱热闹。

    或许,从来没有人真正读懂过他的眼神,看穿过他的内心。

    与其说他伪装的太好,不如说我掩饰的太糟,他的世界与我的世界,从来都不同,但又都相同。

    紫女突然走到窗边,站在我身边,她开口说道:"我很意外,你这次接受了他的邀请。"

    这是她的困惑,它一度也是我的困惑。

    我看着韩非的背影,答道:"也许,连我自己都觉得有点意外。"

    "他看起来的确有雄心,但这世上从不缺少有雄心的失败者。"停了一下,紫女又问道。"这个男人,到底是哪里吸引了你?"

    他是哪里吸引了我呢?这个问题的答案或许并没有那么复杂。

    我不由地想起了前几日与韩非的一次对话,那日,他对我说:"上次,我离开紫兰轩的时候,你看了我一眼,那个眼神告诉我,你的世界也许并不是那么遥远。"

    他所指的那个眼神,我当然记得。

    "解读我的世界非常危险,你最好小心。"我冷冰冰地向他发出警告。

    "你的世界确实很神秘,虽然一般人都看不到这个隐形而庞大的世界,但实际上,他们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在你的掌握之中,只是大多数人并不知道这一点。"韩非端起酒杯,小酌了一口。"紫兰轩,就是这个隐形世界的眼睛和耳朵。"

    这个人,聪明的让人很有压力,在他面前,似乎什么都会被看透。

    我站在窗边,悠悠道:"你知道的事情,好像确实不少。"

    "我还知道,像你这样的人,我之所以能看到那个眼神,是因为你想让我看到。"他站起身来,走到窗边,与我并肩站在一起,眼睛看向窗外。

    "你看到了什么?"我问他。

    "悲伤。一种很深的悲伤。就像一条被困在浅滩上的龙,那种濒临死亡的悲伤。"他如是形容道。

    我看了他一眼,道:"你是说,一个学业最出色的学生,整天碌碌无为,只能远远地看着,任由自己的国家越来越堕落,一天天在酒色中把生命消耗完的那种悲伤。"

    韩非顿了顿,说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的师兄盖聂,在秦国获得了嬴政的赏识,受邀成为他身边的第一剑客。"

    盖聂,我不想听到这个名字,他总是让我想起那日在山崖之上被砍断的那炳木剑。

    明明是我,我才是最后的胜利者。

    韩非看着我,说道:"对,就是这个眼神。"

    我急忙收回目光,换上另一副表情。

    "所以,我们是一样的。"他对我说道。

    "你错了,我们不一样。"我摇了摇头。

    "哦?"他侧目看我。

    我说道:"有的人在浅滩上只能是等死,而有的人却是在等待水落石出。"

    我是后一种人,从来都不会屈服于任何东西。

    "水落石出?"他睁大眼睛。

    我说道:"水太深的地方会掩藏太多的真相,只有等潮水退去,才能看清楚那些不为人知的杂草和暗礁。"

    而我,需要他的帮助,一人也可以做我想做的事情,但此刻,我只想跟他并肩作战。

    想到这里,我对紫女说:

    "也许这世界上正因为有雄心的失败者太多,所以我想看看,他到底属于哪一种。"

    我才不希望他失败,我想要他成功,七国的天下,我愿意替他打下九十九,我渴望等到那一天,看他君临天下。

    </p>
天行九歌之一场好梦》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