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我哥,中考时
    杨宇一趟厕所去了好长时间,久到段君泽的故事都已经讲完了还没回来,我都怀疑他是不是便秘了。

    不过他也是厉害,正好在检票进站的前一分钟回来了。

    车上的座位依旧是按照我的俩姐妹、我和杨宇、段君泽这样的分配,杨宇上车后就在闭眼浅眠,我偷偷打量了一下他,发现他的鞋边沾了点泥泞。

    卧槽,他不会是去揍人了,而不是去上厕所了吧!?

    哥你也太虎了吧!

    看来你还是个行动派,说打就打。

    没过多久,杨宇醒了过来,翻出手机打游戏,我撑着下巴看了一会儿,忽然道:“哥,嫂子把龚奇枢的事都告诉我了。”

    “中考的事他知道了?”杨宇使出一个大招送走了boss一小半的血,蹙眉问。

    我啊了一声,有点懵逼:“什么中考?”

    杨宇手上没反应过来,被爆血的boss反杀,然而他却顾不得这么多,关了游戏问我道:“不是这个?”

    我实在是摸不清杨宇话里的含义。

    直到很久很久之后,他们两个已经在一起度过了一段非常甜腻的日子,我才知道,原来龚奇枢还做过另外一件事。

    正是因为这件事,杨宇才会在高中时候耗了很大的力气找到他,并将人拖进仓库打得半死不活。

    那是在中考的第二门考前,第二门惯例是考数学,就跟高考一样,数学向来是决定生死存亡的重要一课。

    段君泽前一天晚上吹了点冷风,有些感冒的前兆,在考场外等待的时候就用光了所有面纸,最后还是随便跟周围的妹子借了一包。

    中考考试都是各大学校的学生混在一起,根本谁都不认识谁,那妹子也没在意,随手把自己的面纸递给段君泽。

    段君泽抽出一张擤了鼻涕,又要将面纸包还给妹子,可一扭头便发现人家早就不见了。

    段君泽当时也没多想,带着面纸进了考试点,中考虽然很重要,但其实查的不算太严格,最多只是用机器扫描一下有没有金属设备,看到段君泽感冒的样子自然也就让他把面纸带了进去。

    当然,主要是因为段君泽是在本校考试,监考老师其中一个还认识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可就是这面纸,几乎毁了段君泽的大好前程。

    他是怎么也没想到最后一张面纸摊开之后上面满是用铅笔写着的数学公式,那瞬间都愣在位置上手足无措了,监考老师察觉到他的异样,大步跨过来,一见他手中还没来得及收回去的面纸,直接就道:“同学,中考作弊三年不得进行考试,这个规定你知道吧?”

    “我没有啊老师,这不是我的,我没作弊……”段君泽心中既是委屈又是紧张,没一会儿就红了眼睛,考试进行到一半,考场上却只剩下他近乎哽咽的声音。

    认识段君泽的那个老师觉得蹊跷,毕竟他成绩摆在那,就算不作弊也能得个高分,于是他将抓到段君泽作弊的监考老师拉了出去,不知道说了半天什么,回来后,监考老师给段君泽的试卷上做了标记,什么也没说。

    出了考场,段君泽魂不守舍,直接撞在老师身上,老师于心不忍,拍拍他的肩对他道:“不会留你三年的,只是这门可能不算成绩了,放放松,来年再考,老师相信你没有作弊。”

    老师没告诉段君泽,他中考作弊这件事是要写进档案中的,一旦有了这个前科,往后上大学甚至找工作都会面临一定的困难。

    段君泽哪里还有心思考别的科目,这之后再也没有来过考场。

    他有想过找那个女孩问清楚,但事实已经如此,再怎么做都无济于事,况且茫茫人海,他又哪里能找到仅仅一面之缘的女生呢?

    但是他不找,不代表杨宇不找。

    杨宇从跟段君泽一个考场的某个朋友那里听说了这件事,考完最后一门便开始找那个女生,不过稍微费了点时间,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的,总之等他进入高中的第二年才找到了当初的那个女生,女生只告诉他,是一个叫龚奇枢的人把面纸给她的。

    龚、奇、枢。

    这之后,杨宇直接将他拖到了仓库。

    也是那个时候,我才知道为什么杨宇要阻止段君泽去打龚奇枢,但自己还要偷偷跑出去揍人。

    他不想让段君泽的履历中再添上不光彩的一笔,这些事情,他去做就好了。

    可现在的我还不知道这件事,只是老老实实回答杨宇的问话,把段君泽跟我讲的篮球赛事件原原本本告诉了杨宇。

    杨宇听完以后,忽然笑了。

    是发自内心的那种笑意,抑制不住的那种笑意,像是整个人……

    呃……

    怀春了似的那种笑意……

    “别笑了,口水都快流出来了。”我无语地开了嘲讽。

    杨宇根本不理我,眼角那丝笑意还没能完全消失,靠在椅背上静静看着右斜方的段君泽。

    我小声道:“哥,嫂子什么时候能醒悟啊。”

    杨宇白了我一眼,“你问他。”

    “我觉得吧,嫂子其实心里有数的,你得跟他好好谈谈。”

    杨宇点头。

    我又道:“其实像嫂子这种逃避现实的别扭,无非是觉得自己兄弟突然想上自己怎么办,无措肯定是有的,你也别一味地给嫂子时间适应了,该出手时就出手啊哥。”

    杨宇若有所思地看着段君泽。</p>
我哥和嫂子间那点不得不说的破事儿》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