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後日談(1/1)
    凡哥,真的這樣就可以了嗎?

    軒毅看著我,而我擰乾了毛巾幫林易汀擦拭著身體,輕輕敲著自己的耳朵,感覺聲音被奇怪的濾過有種微妙的感覺。

    後來我的耳聾並沒有隨著時間改善,而不幸中的大幸是我可以藉著植入人工電子耳很大幅度的改善我的聽力,最後我選擇了只做一邊的手術,在我說出的時候林易汀的媽媽──現在戶籍上也是我的母親露出了很複雜的溫柔笑容。

    世界變成單聲道的感覺十分的奇妙,一開始甚至讓我有些微的不適應,這就是你的世界嗎?我真的不應該這樣笑你的林易汀,我想跟你道謝、也想跟你道歉、更想跟你告白,可是你要是一直不起床的話我該怎麼辦呢?

    我靠上你的胸口聽著你的心跳,閉著眼睛回想從相遇到至今,跟你經歷的每一場爭執跟瑣事,想著你走路時那種挺直著腰從不屈服於什麼的堅強。

    吶,林易汀,你知道嗎?原來真的什麼都是有聲音的,而這是直到我失去了聽力才發現的事情。

    你知道嗎?原來孤獨是有聲音的,像是你這樣規律的、沒有改變的、像是會持續下去的呼吸,對我而言是一種既安心又寂寞的聲音。

    吶,林易汀,我會等你,我真的會等你,但是你也要快點醒來,不然我要怎麼告訴你?

    每一次你眼皮顫動的時候我都那麼期待,卻又讓我失望,不是你告訴我說要對生命抱有期待嗎?那也不用用你的生命告訴我這件事情啊…

    我想告訴你,你總是叫我凡那真是叫對了,我確實是煩,煩到你都可以嫌吵的地步,而我還想要繼續吵你,吵到你慶幸只有一隻耳朵有聽力。

    我想告訴你,我現在是林凡了,而且我發現我生日在你之前,所以我才是小少爺你知道嗎?你現在是二少爺了。

    我想告訴你,我喜歡你。

    可是你聽不見。

    吶,林易汀,你知道嗎?

    </p>
側耳輕聲說愛你》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