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1/3)
    凡…!

    混雜著一聲刺耳的喇叭聲,你的聲音成為我失去意識前的最後一個印象。

    為什麼會這樣呢?我在那之後不斷的不斷的回想起那一天每一個細節,然而每一個回憶現在想起來都像是染了血一樣。

    出門前你按了按耳朵,我問你怎麼了,你說你有點耳鳴,我問你沒事吧,你說沒有事,只是頭有點疼。

    我應該阻止你的。

    雖然闖紅燈的不是你,是另一個人,而那個人該死的居然還毫髮無傷,他居然還有臉說你沒有眼睛看不會自己閃開嗎?他居然還說你沒有聽見我按了喇叭嗎?

    而當你聽見時,已經來不及了,但你第一件事情是轉過來看著我大喊我的名字,那是我第一次看見你有那麼強烈的情緒波動,我應該多一秒也好,應該要撐著的、應該要記住的。

    吶,林易汀?

    //

    睜開眼睛時看見的是白的讓人不安的天花板,這讓我花了好幾秒才意識到自己在醫院,自從小時候得了一次闌尾炎之後我好像就沒再進過醫院了,這讓我看著自己手腕上的點滴看到發呆。

    然後才意識到一個很奇怪的感覺,很安靜,安靜的像是沒有聲音,應該說、我聽不見聲音。

    我驚恐的爬了起來,看著床旁的醫生和護理師嘴唇像魚一樣的一張一合卻沒有聲音,整個人像是被關到冰窖裡一樣的寒冷。

    怎麼回事…你們為什麼、為什麼不說話…

    甫張嘴我就愣住了,自己的聲音像是少了什麼一樣、雖然"聽的見"卻又有種奇異的感覺。

    欸、欸…?我的耳朵…

    醫生趕緊抓住了我的手腕阻止我想要掙扎的動作,拿出了一塊白板開始書寫。

    【這應該是車禍後產生的突發性耳聾,只要經過治療就會改善的,請冷靜下來。】

    看到白板上的文字之後我才稍微冷靜了下來,手抓著被子止不住冷汗,環視了一圈沒有看到自己尋找的身影,讓我有種很不好的預感。

    而不好的預感通常是會成真的,所以我甚至不敢想。

    那個,林易汀呢?他不在這個病房嗎?他應該跟我一起送來的吧?欸…拜託,說話啊?說話…

    眼前的人交頭接耳了一下,然而我讀不懂唇語,感覺像是在看一場荒謬的默劇似的。

    最後軒毅走了進來,接過了白板在上面寫起了字,眼眶還有點泛紅著,鼻頭也還紅著,看起來才剛剛哭過。

    我顫抖著接過白板,上面草草的寫了幾個字,跟他的作文一樣不甚端正。

    【我帶你去找汀哥。】

    我安靜的點了點頭,扶著點滴架跟在軒毅的身後,一步一步踏著,越走眼淚就越止不住,沉默的一滴一滴掉落,覺得難受的抬不起頭。

    軒毅比我矮半個頭,肩膀才剛長開來還有點稚嫩,手來回的緊握又鬆開,看的出心裡有多掙扎。

    大概是察覺到我遲下來的腳步,軒毅轉了過來,拿了一張衛生紙給我在白板上寫了寫,又拍了拍我的肩膀。

    【凡哥,你不要這麼難過,監視器有照到,是肇事者超速又闖紅燈,誰都會反應不及。】

    我呼了一口氣,什麼都聽不見讓我不安,而最讓我恐懼的是還沒能看見林易汀,為什麼他不在?他傷的很重嗎?他的耳朵還好嗎?

    當我推開門看見躺在床上,彷彿睡著了的林易汀,雙腳幾乎都要失去力氣。

    我拉了拉軒毅的衣服看著他,覺得極度的恐懼,第一次感覺害怕是這麼具體的壟罩著我,幾乎要讓我失去呼吸的勇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側耳輕聲說愛你》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