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1/3)
    唔…

    我抓了幾下被子,掙扎著從林易汀的懷中起身,然後把下巴靠在他的肩膀上,用指甲摳著他背上剛長好還泛著淡紅色的疤,心裡感覺鑽進了一絲酸溜溜的驕傲。

    啊、怎麼又想哭,我最近真是太愛哭了,稍微嗑碰一下就能碎裂的玻璃似的。

    林易汀動了動,伸手攬住我的腰,瞇著眼睛望著我,眼神還帶點明顯的睏意,手指擦過我的眼角按了按,勾著一邊的嘴角笑著。

    …這有點混雜幸福的溫馨感是怎麼一回事,我有點混亂又需要確認,慢慢的不想再去思考。

    怎麼了,眼睛痠?

    林易汀按了按我的眼睛,拉著我的手輕吻了下,這樣的令我不習慣的溫柔幾乎要讓我不知所措,眨巴眨巴的望著林易汀那安靜的棕色眼睛。

    …林易汀,我能問你嗎?

    問什麼?

    為什麼你要戴著耳機?你又聽不見。

    因為看不出來,我戴助聽器也沒用,但是不戴的話看不出我的耳朵有問題。

    戴耳機有比較好嗎?

    翔奕說的,說這樣別人至少以為我在聽音樂,漫畫上畫的。

    嗯…

    我笑了起來揉了揉林易汀的耳朵,感覺跟我的沒有什麼不同,但是卻聽不到,這真是奇怪的感覺,有一點點類似於心疼跟可惜的心情,從心湖漫開來。

    林易汀,你聽不清楚,那我的聲音你能聽到多少?

    …很小聲,但是很不可思議,你的聲音對我來說很容易聽見,可能是因為你很吵。

    林易汀!

    林易汀笑了下,長長的劉海遮住了額頭看起來線條特別柔軟,手指一下一下的撫著我最後扣緊了我的腰,嘴唇貼上了我的耳朵。

    凡,我喜歡你。

    林易汀笑著看我僵硬起來,咬著下唇看著他的模樣,用額頭頂了頂我的一副有點寵溺的樣子。

    不行,我覺得小少爺的個性走向似乎有點奇怪,如果他還是那麼冷淡就算了,這種追求的小把戲太令我招架不住了,所以我現在不知道該怎麼辦好像也是合情合理的事情。

    易汀,我可以相信你嗎…?

    嗯,相信我,凡。

    可是我那麼不好,真的不好…

    可是我喜歡,跟翔不一樣、雖然跟他不一樣,但是喜歡,雖然是不一樣的喜歡,我喜歡你,凡。

    我閉上眼睛思索了下,手指扣緊了他的手臂,感覺心跳跟思考一下子失速,然後再緩慢的往我自己靠攏。

    林易汀。

    嗯。

    吻我。

    我眨了眨眼睛,感覺思緒仍舊那麼渾沌不明,可是我想要、甚至是渴望林易汀的接觸跟體溫,或許我能從中得到什麼、或是知道什麼,那或許是我所匱乏的、極其重要的事物。

    我想知道,那是什麼。

    易汀笑了下,一下一下耐心的親吻著我的手腕,然後順著手臂下滑,我感覺莫名的緊張,被一顆顆緩慢解開扣子的羞恥度更甚於之前兩個人直接脫光衣服滾床單,也不知道為什麼就讓人很想逃跑。

    林易汀你能不能…像之前那樣,就是、直接一點…

    受不了這樣的氛圍,我推了推林易汀的胸口,一直沒有辦法冷靜。

    林易汀伸手探入了我的衣服內,緩慢的劃過了皮膚,感覺在上面殘留一陣陣微弱的電流,麻癢刺疼著,直指心臟,甚至都有一些讓人想哭。

    他現在做什麼都像是輕捏著我的心臟、讓人無助的想要哭泣,幾乎都要失去自我,我不清楚現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側耳輕聲說愛你》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