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九章(1/3)
    凡哥,你在看什麼?

    軒毅放下了講義往我這裡探過來,一副讀到不想讀的厭煩樣子,欣沂敲了一下軒毅的後腦勺笑了下,最近越來越有妻管嚴的趨勢。

    抓了抓頭髮,我把手機螢幕按黑嘆了口氣,現實根本沒有時間讓我為了兒女情長之類的瑣事傷感,接踵而來的求職壓力完全拖垮了我的步調,未來漆黑一片。

    你學測考完我合約差不多也要到了,總要開始找工作跟宿舍吧?而且我要畢業了這位先生,最近面試的資料要整理一堆啊…我的簡歷又沒什麼特別出彩的地方…

    汀哥說你可以住到畢業,不然你這樣也不方便。

    聽到林易汀的名字,指尖莫名抽動了下,我吸了口氣緩了緩,含糊的嗯了聲。

    真是不爭氣,一瞬間居然有點受打擊,也不知道在開心什麼,啊算了算了找工作找工作。

    我捏著簡歷的一角看了看感覺莫名的心酸,拿著筆匆匆填了填資料,這一年多的時間現在想來,過得既慢又快,空氣中時鐘指針一秒一秒的響著,震耳欲聾一樣的吵雜,我無神的看著。

    原來不論我在不在意,時間就是會這樣以可視的速度一點一點離我而去,比太陽下的沙還要燙手,又比海風還要寒。

    我有時會想,如果、如果。

    如果我沒有遇見你,如果當時我在公車站直接甩頭就走,如果我隨文揚而去,如果我沒有來應徵,如果翔奕沒有跟你交往,如果他沒有踏上那段旅程,如果我沒有在你眼前哭泣,如果你沒有在我面前展露出你的脆弱…

    如果我不是我,而你又不是你,如果我不會內疚,而你不會在乎…

    那麼現在,我們會站在哪個端點?

    我虛抓了幾下拳頭,盯著自己的掌紋出神,說來也是奇怪,有些東西來到你面前的時候你抱不下去,但是離開了又會覺得可惜。

    文揚也是如此,你也是如此。

    你知道嗎林易汀,我想像的每一個如果最後、都不是什麼幸福快樂的結局,如果有些人是喝涼水也會噎著、呼吸就會長肉,那一定也會有人像我一樣,連作夢也沒有辦法讓自己成為鎂光燈的主角。

    只能說是可惜,真是可惜,我也想要喜歡你、但我更想要喜歡我自己,在你身邊我總感覺自己很可憐,可我又是不願那樣的,我是一個自私的人,如果能夠選擇的話,那我肯定是會選擇我自己的。

    什麼都會過去,愛也好、恨也好,金錢還有權利都一樣,我想有一天我會不喜歡你,雖然想想沒辦法跟你一起花你存簿裡的錢確實是有點不甘心,但是要是做了我就肯定是走不了的了。

    因為我是一個那樣的賤骨頭,你看我窮了半輩子,也沒病沒痛的,稍微過上好一點的生活,就覺得自己有資格生病了,要是在你身邊再多待一點,說不定都會覺得原來我是可以被愛的。

    可是這樣不行,哪裡不對,雖說是逝者已矣,我也不是翔奕,也當不了他的代替品,也沒有能被你愛的自信,更沒有能背負這一切的胸襟。

    愛情是需要被證明的、被誇耀的、被凸顯的、被爭取的。

    來的太輕易會使我害怕,需要維持的又讓我疲乏。

    門把被轉動發出了喀噹的聲響,我側頭過去看著走進來的林易汀,好像有什麼被我拋到很遠的地方,而我把那感情深埋到了土裡。

    很深很深,連我也找不到的湖底。

    凡,你在找工作?

    林易汀翻了翻我桌上的資料,極其自然的坐到我的左手邊,讓我的左半身總感覺陣陣的發麻著,我咬了下嘴唇避開探尋的目光,伸手把筆電的螢幕闔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側耳輕聲說愛你》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