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章(1/3)
    拉開落地窗光著腳踏上陽台,冷到反潮的瓷磚涼到了心骨裡,我拉著披肩蹲在地板上看著天空,無聊的呵著氣。

    一團白霧很緩的在空中上升,然後被寒風吹散。

    我搓了搓手指,背靠著牆壁坐下閉上了眼睛,感覺好像很久沒有那麼安靜。

    哈啊…好冷…

    風搖著樹木碎碎的響著,響著、響著,一點點的把我亂麻般的心緒搖散了,血色從指尖褪回,摸起來僵硬且冰涼,青色的靜脈在皮膚下淡淡的浮著,我看了看然後輕呵了聲。

    經過一晚的沉澱之後我還是搞不清楚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感覺情緒沒那麼激動了卻還是不知道該怎麼辦,一下一下扯著盆栽的葉子撕成了碎片,然後往空中一扔讓風整個吹散。

    我對林易汀的感覺莫名的複雜,說是喜歡、也是喜歡,說是討厭、也不至於,但是卻沒有那麼的純粹,經過了一年的相處要堅持討厭一個人就已經很不容易,更何況我們還上過床。

    說到上床,我那時候到底是在想什麼,我為什麼…

    我按了按眼窩,眼皮被手指按的一涼,眼球顫動了下。

    不知道,我可能雖然知道文揚喜歡連玉,卻仍是隱約期待著、期待著,失望也無所謂,畢竟他那麼深情而又專一,可是為什麼呢?為什麼他被追走了呢?

    那我只能承認自己的失敗,還有我不夠好,至少不足夠…

    抽了抽鼻子,鼻腔深處乾涼了一下,嗆的我打了個噴嚏。

    我那時是真的受到打擊了,可是現在想來,我或許、也不要他喜歡我…說到底我也不能想像我們在一起的模樣,那我是為了什麼受傷呢?我也不知道…

    風越吹越大,在耳朵嗚嗚作響,我掩起臉深深吐了一口氣,感覺把很多很多的煩惱集結成團吐了出來,卻還是有很多很多卡在心裡,沒有辦法一條一條理得乾淨。

    林易汀那時候看起來難以言喻的脆弱,眼神總是落得很遠、既是活著又不像活著,所以讓我覺得或許可以彼此穩定對方的飄盪,但是越是接近、就越抓不準距離,就像孩子總是不確定從哪一秒開始變成了大人,而我也不能確定何時抽手才能阻止沉淪。

    門又被拉開了,窗簾被風捲到了我的臉上,一瞬間迷了下我的眼睛,愣愣的看著站在眼前的林易汀。

    凡,燒才剛退不要吹風,會著涼。

    我張了下嘴然後苦笑了下,轉過頭看著陽台,林易汀看我不理他就拍了拍地板坐在我旁邊。

    我斜了下肩膀拒絕了他披上來的外套,眼睛看著瓷磚被我手按過之後殘留的掌印形的蒸氣。

    …為什麼是我,林易汀。

    我瞇著眼睛看著他伸手捂上我的臉,林易汀的體溫沒有比我高到哪裡,但是卻有種想枕在他身上的衝動。

    我呼了一口氣,把那想法壓回了心底。

    換個問題,林易汀,你喜歡翔奕哪裡?

    林易汀眨了下眼睛,垂眼看向地面,鼻尖有點被凍紅了,表情倒是很襯這冬天,既冷又硬又嚴肅的,三方會談的家長一樣。

    …翔他很好,他一直都很好,我覺得如果是他的話,我可以跟他這樣子走一輩子。

    我輕輕的嗯了聲,眼前一片模糊。

    所以我才痛苦,就算現在你說你喜歡我,這也只是撿來的幸福,我永遠都不會是第一順位,但是成為替代品我又不甘心。

    林易汀,我啊…雖然我實在是不想這麼說…但是啊,我覺得你搞錯了。

    林易汀用手指抹了下我的眼角,額頭輕靠著我的,軟軟的瀏海搔了下我的臉,癢的我有點想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側耳輕聲說愛你》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