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1/3)
    醒來的時候我縮在林易汀的懷裡,兩個人赤裸著,從他身上傳來的心跳聲很大很響,在我腦裡亂撞,病大概還沒好全總覺得頭還是隱約的疼著。

    我拉了拉棉被輕靠回林易汀的脖子旁,側頭看陽光在他線條優美的下巴描摹著,眼皮下的黑眼圈已經完全消失了,仍舊是那副妖孽般的臉,欸奇怪了我看著這張臉,怎麼就沒有想過要上他一次看看呢?

    喔對了,因為打不過。

    伸手正準備要拔偷看很久的睫毛的時候,林易汀張開了眼睛轉頭看著我,萬年不化的冰山臉不起一絲波瀾,讓我心虛的縮回了手。

    徐凡,你在做什麼。

    拔眼睫毛…

    林易汀無語了下,然後伸手捏起我的鼻子,我哼哼亂叫著推開他讓他住手。

    啊你幹嘛我是病人,放手啦…!

    你比軒毅還要幼稚。

    真是我又還沒有拔,很痛!唔!

    林易汀突然鬆手,在我揉著鼻子的時候收緊了雙臂,嘴唇擦過了我的臉頰讓我緊張了一下,感覺明明擁抱次數相當多但我每次都是那麼生硬。

    …林易汀?

    凡。

    指尖僵硬的握起了拳頭,我睜著眼睛不知道能回應什麼,林易汀低低的嗓音穿過了我的腦袋,去到了很遠的地方然後一點一點響了回來,眼框莫名的紅了。

    林易汀鬆手撫上了我的臉,另一手將我的拳頭一指一指輕輕扳開、貼上、扣緊,我不知所措,對上他的眼睛。

    空氣沉的安靜下來,我覺得腦袋又開始燒騰出蒸氣,林易汀深棕色的眼睛閃了閃,呼吸的聲音很輕、混著我的氣息,有著沐浴露和汗水的痕跡。

    我渾身僵硬,向後退了一些又被扣住腰間,順著力道被壓回床上,一口氣沒喘過來還咳了兩聲。

    凡。

    我僵硬了一下,感覺耳朵莫名的燙,推了推林易汀的胸口但是絲毫沒有用處。

    你幹嘛…不要這樣喊我的名字…

    凡、叫我的名字。

    林易汀你不要發神經,我…

    凡。

    一隻手挑起了我的下巴,逼我直視林易汀的眼睛,我咬著嘴唇不敢出聲,在發現林易汀輕輕笑著時愣在了原地。

    叫我的名字。

    你…

    那微笑真是太海市蜃樓了,而那是翔奕還在的時候、從來沒有對我展露出的溫柔,我感覺哪個地方被一點點的耙鬆了,漏了滿地的沙。

    不要害怕,凡。

    林易汀笑了,眼角微微的彎了起來,手指像是哄著我、哄著貓一般的輕輕撓著我的下巴。

    凡,叫我的名字。

    你…

    凡?

    我手指扣緊了林易汀肩膀又鬆開,視線莫名模糊的一下,胸口悶得無法動彈,好像有什麼噎在氣管一樣連呼吸都很困難。

    …易汀…

    林易汀加深了笑容,手指讚許的滑過了我的臉頰,在嘴唇上來回逗留,輕輕的按壓著。

    凡,為什麼不說了?

    什麼…

    你後來就不說了,請我吻你。

    我…我…

    不要我吻你了?

    我咬了咬下唇用手背抵著自己的臉,掙扎著往後退卻被扣的死緊,視線僵硬的固定在林易汀的胸口不敢上抬,心跳亂的跟什麼一樣,鬧人。

    我不知道、不知道…你不要問我,林易汀…

    名字,凡。

    我、你…易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側耳輕聲說愛你》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