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1/3)
    林易汀在那之後失眠的症狀減輕了很多,不過已經被當了幾堂必修,看來是必須要延畢了,他倒是看起來沒什麼在意,也是,對他來說這或許不算什麼。

    我們仍舊時不時的會上床,也沒有約定、也沒有說話,不需要詢問也不需要確認,他會在睡不著的深夜裡走進我的房間、坐在我的床上,而這晚我就會早早的洗好澡,走過去擁吻他,而我則更加直接,心情有時怎麼梳理卻還是煩悶,就會直接鑽入他的被窩,碎碎的咬著他叫他起床,然後閉上眼睛等著他將我的衣服脫光。

    我們有時會愛撫、有時沒有,有時會有前戲、有時只是單純解決慾望,不論什麼時候他的性愛都稱不上溫柔、卻又不到暴力,總有種在彼此索取、挖掘什麼東西的感覺,林易汀熟知我身上每一處敏感點,而我也清楚怎麼做能點燃他的性慾。

    然而隨著對於彼此身體的熟悉,我卻越來越看不清林易汀跟自己算什麼關係。

    這樣溫和遲鈍的熬了一兩個月,某天我在林易汀的床上醒來,看著坐在床沿背著我的林易汀,窗外的陽光灑進來照在他身上。

    他的背上有著沒好全的疤、也有的只剩下沉澱的色素,全都是我咬的。

    我眨了眨眼,伸手摸上他的脖子,沿著他的脊椎滑下,正如我們早已做過的無數次的愛撫一樣輕輕的。

    他斜側過頭看著我,眼神那麼深、又那麼淡,我莫名的,想笑。

    然後我笑了出來,笑到捂著絞痛的肚子,笑到眼淚都流出來。

    笑到、捲著棉被號哭起來。

    那不過是一瞬間的事情,我突然覺得不行了、哪個部分壞掉了,心裡好像突然空了一塊,然後身體又是那麼的疼,眼淚止不住、我也不想停止。

    我一瞬間打從心底渴望眼前的男人是我的、然後我也是他的,這樣我就可以任他揉碎了也不會怨恨,但是我們沒有如果,我們只是拖著、拖著。

    拿了一坨爛泥厚厚的敷在了傷口上頭放著,疼了就用性愛當止痛劑,治根不治本的拖著、疼著、掩蓋著,放任傷口發炎。

    我可能一不小心發現,那裡已經腐爛潰爛,還發出了令人難以接受的惡臭,可是我到底能怎麼辦呢?

    我自暴自棄的哭起來,還抄起枕頭毆打林易汀,哭到累了就拉著棉被縮成一團球,把自己嚴實的隔絕起來。

    徐凡。

    一隻手抓住了棉被,我生氣的扯了回來又踢一腳回去,聽到了一聲悶哼。

    徐凡!

    林易汀大聲了起來,扯著我的雙手把我拉出來壓在床上,明亮、晃眼的光刺著我的眼睛,害得我淚流不止。

    林易汀,我很…我很可憐嗎?

    徐凡、別哭了。

    我很可憐嗎?林易汀?…我討厭自己這麼狼狽、但是,我不知道該怎麼辦…

    徐凡、你冷靜一點。

    你他媽才給我冷靜一點,林易汀你這個龜孫子!

    …龜孫子?

    你連兒子都稱不上、就是個孫子…去你的、去你的,我看起來很可憐嗎?我看起來很可笑嗎?我他媽的…

    徐凡,別哭了。

    我他媽的就是個垃圾,該死的…

    林易汀感覺也懶得勸了,安靜的等我哭完,手腕被抓的發疼、我感覺肯定是紅了,撇著頭看著床單上的痕跡,一抽一抽的哭著,哽著嗆著、斷斷續續的啜泣著。

    …疼。

    我面無表情的喊了一聲,轉過去看著林易汀那雙沒有情緒的眼睛。

    林易汀,我疼…

    手被扯往林易汀的方向,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側耳輕聲說愛你》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