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1/3)
    後來我迷糊的讓林易汀幫我穿好浴衣,任他把我抱回自己的房間然後糜爛的睡到了過中午的時間,接著在軒毅的大叫聲中清醒。

    凡哥吃飯了…?汀哥?

    我抓了抓頭髮翻身,把林易汀擱在我身上的手推開撐起上半身,轉了轉脖子感覺已經好得差不多了,雖然有點痠疼但還可以走。

    軒毅的目光來回的看著我跟林易汀,有點找不著頭緒,我疲憊的笑了下,搖了搖還睡得很深的小少爺,順手拉了下彼此的衣服遮著身上的斑痕免得嚇到小孩。

    林易汀動了下沒有睜眼,伸手扣住我的後頸下壓似乎想要索吻,帶著睡意的低啞嗓音聽起來有種色情的感覺。

    …翔奕。

    我暗下目光,用手擋住了他的嘴唇,林易汀沒有得到應有的回應才慢慢眨了眨眼睛轉醒,在看清我的臉時眼中最後一絲柔情瞬間隱去。

    …徐凡。

    嗯、是我。

    我拍了拍他的臉,轉過去看著軒毅笑了笑,而軒毅遲疑的看著我們兩人,小聲的說了聲。

    凡哥、汀哥,吃午餐了。

    我點了點頭給了林易汀一個拐子起身,然後走到衣櫃開始翻衣服,林易汀還坐在床上看著軒毅沉默,自從他耍自閉以來這兩兄弟似乎也是好久不見了。

    汀哥,你今天會來餐廳吃飯嗎?

    軒毅擔心的看著林易汀,在發現他氣色改善之後好像鬆了口氣,軟呼呼的笑起來,林易汀冷淡的神情也鬆了點,伸手拍了拍軒毅的頭頂答了聲嗯。

    軒毅特別開心的望向我,然後我敲了下他的頭又揉亂髮型。

    嗯什麼,小少爺那你回房間梳洗什麼的,軒毅你也先去餐廳我要換衣服了,兩個男的看我更衣我也是有點尷尬。

    我將林家兩兄弟往門外推,頭抵著門板呼了一口氣,將腰上的結鬆開,浴衣落到了我的腳邊,我輕輕踢開一步一步走到全身鏡前面看著自己的裸體,按著自己的脖子感覺著那裏的脈動,一跳一跳的、馬上就能死掉的感覺。

    脖子、鎖骨、胸口、下腹…我面無表情的順著手遊移的位置巡視自己的皮膚,輕輕點著上頭的紅痕,微溫、乾爽的皮膚上殘留著和林易汀相似的氣味,蒼白、病態、執著…

    空虛。

    我抱膝蹲下,深呼吸幾下乾嘔了起來,眼淚一滴一滴落在地板上,然後被地毯吸乾。

    徐凡、徐凡,你真可悲,徐凡。

    我看著自己鏡子中的倒影微微笑著,赤裸著、磊落的看著我、嘲弄我。

    徐凡,啊、真可悲,你昨晚是怎樣?撞邪了嗎?你伸手拉著小少爺上床了,呻吟著、哀求著讓他反覆的在你體內進出,爽嗎?你很爽嗎?

    徐凡,你真可悲。

    我嗚咽無聲嘶吼著,緊閉雙眼抓著手臂顫抖,但是誰也無法救我,皮膚漸漸的涼了下來,房間太大太空曠,就連我細弱的啜泣彷彿都能重重迴響回來,腦子裡嗡嗡作響著、響著、響著、疼著、疼著。

    慢慢的,又沒有感覺了。

    在冷靜下來之後我抽了幾下鼻子、抹了抹臉,看著鏡裡狼狽的臉笑了起來,拖著腳步走向浴室沖了個澡,粗略的用浴巾擦乾隨便的套上兩件衣服就當完成了什麼大事,走到鏡前再次確認沒有露出皮膚上的吻痕,看了看地上那件屬於林易汀的浴衣,淡淡的踩了兩腳。

    開了門、然後闔上,沉重的關門聲在我心口上不深不淺的刮過了一道,滋溜溜的淌著血,煞有其事的鈍痛著。

    臉上僵硬的表情還有渾身的倦怠感越發清晰起來,我一邊走著一邊看著地板上的花紋,這個家還是那樣令人看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側耳輕聲說愛你》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