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1/3)
    我睜開眼睛看著眼前熟睡的林易汀,差點一巴掌拍下去,幸好止住了衝動不然等等打起來肯定會輸。

    轉了轉脖子,一點一點的把昨晚的記憶撿回來,把噎在口中一口氣深深的吐了乾淨,眼前晃過一幕幕清晰的場景,啊我這該死的記憶力…

    從棉被底下抽出手,我用手指輕點數著上面殘留著的吻痕齒痕跟乾涸的不明液體,然後扭動下身體,感覺腰的深處還麻癢著,體內也…啊、真是…好像有東西乾在裡面…呃、天啊…這感覺真是詭異到爆炸。

    因為已經髒到了極致,反而讓我的潔癖有種舒爽的放棄感,完全不想起身去清洗身體。

    是說我好像想洗也沒有辦法。

    四肢與其說是散架,不如說是神經被拆開又重合回來一樣,我甚至不敢試著挪動雙腿,有種會發出喀啦聲響的預感。

    反正也無法動彈,我也就放棄的翻身又端詳起林易汀,他均勻呼吸著,胸膛規律的起伏睡的很沉,眼皮底下的青色好像淡了一點,果然性愛是最好的安眠藥,睡飽了就好了吧?

    林易汀微長的頭髮披散著,我撥開在他額前的髮絲塞到耳後,看著他緊皺著的眉毛、輕輕闔上的雙眼、高挺的鼻梁還有抿著的薄唇。

    感覺真是奇怪,就算想起昨晚這人是怎麼樣用他的嘴唇親吻著、挑逗著我,低啞的喘息聲也彷彿還在耳邊,我卻一點也不感到羞赧,還有閒情逸致數著他的眼睫毛有幾根。

    林易汀的皮膚很白,是天生的那種白底,乾乾淨淨、能透出水來的那種,身上被我咬出的齒痕也襯的特別明顯,有些我有印象、有些則沒有,大概是我趁亂或失去理智時偷啃的。

    伸手貼上他的胸口順著他呼吸起伏,一瞬間就覺得相較起來我的皮膚就差了那麼點,我也是白、卻是那種不出門的病態的蒼白,還因為黃種人的關係隱約好像有點泛黃著,一比較完就發現林易汀下手其實算是輕的,雖然我身上林林總總大小痕跡遍布,看起來不出幾天就能褪的一乾二淨,但我下口時完全沒在思考,林易汀肩頭上的傷才剛結痂,似乎會留下疤痕。

    呃、這不是我的錯,我哪知道啊,嗯、是情趣、當情趣就好了…吧?

    林易汀的睫毛顫動了一下慢慢的睜開眼,沉默的望著我,一手抓住我在他胸前不安分的手另一手扣在我的後頸。

    因為剛清醒,神情還帶有一點少見的迷茫,棕色的眼睛裡閃著困惑,眉頭舒展了又皺起。

    欸,林易汀。

    我朝林易汀喊了聲,他鬆開了抓著的手,從打量我的臉到打量我的脖頸,然後停在了被棉被掩著的胸口,神色複雜。

    小少爺,你親我一下,現在。

    …做什麼。

    沒什麼,你親一下。

    林易汀的臉緩慢的湊近,我沒有閉上眼睛而他也沒有,兩個人無比清醒卻在做些頭殼壞去的事情,他濕熱的舌頭細膩的舔過我的齒縫、輕刮過上顎,我眨了眨模糊起來的眼睛輕輕的推開林易汀,看著他嘴唇上殘留的唾液,輕喘著緩和我紊亂的呼吸。

    林易汀聲音低了一點,從喉嚨裡壓著舌根發出來似的,眼睛直直望著我,隔著很淡的情慾。

    …所以?

    不知道…

    我啞聲的回了句,林易汀聞言瞇了瞇眼睛,緊扣我後頸的手一路順著我的背下滑,緩慢而確實的在我身上勾起雞皮疙瘩,然後停在了尾椎的末端輕輕磨著,有點涼。

    徐凡,右腳跨上來。

    林易汀開口,聲音很沉,手臂微微的向我施力,兩人的身體不著一絲縫隙的緊貼著,胸口緊貼著胸口,傳來了有力而沉穩的心跳,他半勃的器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側耳輕聲說愛你》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