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1/3)
    不…唔、哈…

    林易汀的手沿著背脊下滑,一點一點探尋我的脊椎,我蜷縮身體顫抖著,感覺視線因為淚水的原因一閃一閃的,開口都像含著水聲一樣。

    徐凡?

    燈被扭開來,眼前突然一亮讓我忍不住舉起手遮擋,下巴被林易汀捏緊提起,對上了他只有染上一點淡紅色的眼角。

    …什麼?

    我有點恍惚,皮膚上還殘留著溫度,令人發毛的觸感還有喘息都好像還貼著皮膚。

    你看起來快吐了。

    聞言我撐起上身平穩呼吸,看了天花板嘆了口氣,我身上的衣服幾乎算完整,林易汀的髮型甚至都還沒亂,我壓了壓胸口感覺了下喉頭深處翻攪的作嘔感,然後覆上他捏著我下巴的手。

    嗯、還可以,繼續。

    可以?

    林易汀往我湊近,呼出的氣息拂上了我的臉,我微弱的僵硬了下。

    那張開嘴,不要咬著嘴唇,等等會流血。

    我很識趣的沒有問誰流過血,閉上眼感覺他的唇覆上我的,熱燙的舌頭侵入口腔有技巧的挑逗著我,酥麻的作嘔的感覺把我的腦袋攪成一灘爛泥,直到我不能喘氣林易汀才離開,嘴唇因為流淌的唾液看起來曖昧又色情。

    我拉住了他又要去扭熄夜燈的手,朝林易汀搖了搖頭。

    開著、拜託…

    他從善的止住動作,轉而脫起我的衣服,我用手背抵著嘴喘氣,艱難的把哽咽的聲音壓抑住。

    我從來沒有想像過居然有一天我會跟林易汀上床,讓眼前旖旎的情景莫名的有點像是虛構,淚水怎麼樣都止不住,快感跟想逃離的本能綁架了我的思考,讓充斥我腦袋一整個下午的文揚慢慢的消融。

    這真是可笑的一個情景,林易汀和我彼此都對對方沒有任何情感,心裡都端著另一個人,然而我們卻在做愛,兩個人都只是為了要忘掉一個對自己至為重要的人。

    啊、疼…不要、不…不要咬…

    我弓著背喘著氣哽咽了好幾聲,無力的推著在我皮膚上肆虐的林易汀,他眼角也整個紅了起來,靠近我的時候彼此的吐息熱燙的像是能灼傷人,潮濕到令人暈呼。

    林易汀微蹙著眉勾著一邊嘴角,與平日迥然不同的表情莫名帶著一絲危險的感覺,讓我不自覺的瑟縮了下。

    他輕咬我的耳朵一下,把散亂的頭髮塞回耳後,笑笑的望著我,眼神裡沒有溫度。

    什麼?我聽不見。

    我嚥下口水,試圖提高音量。

    我是說林易汀,你不要…咬我,我怕痛…啊!你…

    肩上痛了下,我不敢置信的看著林易汀優雅的舔著方才咬出的齒痕,氣不打一處來。

    他只是把憤而起身的我又壓回床上,笑笑的俯視我,棕色的眼睛瞇了起來。

    徐凡,你叫我抱你的,照我的規矩來。

    我正打算開口又被一個深吻堵上,在反覆的缺氧中我的腦袋也漸漸混沌起來,林易汀的動作熟稔的挑逗著我卻又夾雜著適量的痛楚,讓我想要躲閃卻無法動彈。

    啊、不…不要、嗚、疼…哈、嗚唔…林易汀、易…易汀…拜託…對、對不起…疼、真…唔嗚…

    我搖了搖頭低泣著,不知道什麼時候腦袋裡最後一絲不適感也被快感替代了,我不自覺的感到恐懼。

    徐凡。

    林易汀的手滑過我的下腹,來回摩擦著我挺立的欲望,輕笑著咬了咬我的唇開口。

    我說了我聽不到。

    我認識他以來第一次見到卻讓我有想抓花衝動的笑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側耳輕聲說愛你》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