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1/3)
    我看著天花板發呆,也許過了很久,也或許沒有,腦中慢慢變成一片空白然後融化,最後什麼也沒剩下。

    啊…居然真的有人會在廁所裝模作樣的點香氛蠟燭啊…

    我拉回視線看著廁所裡裝飾的盆栽跟散發淡淡香氣的蠟燭,感覺心情晃啊晃的、晃啊晃的。

    我在跟林易汀那混帳較真什麼啊…人家一揮手就可以把我弄死的程度…啊啊…

    我額頭抵著冰涼的瓷磚,另一手犯賤的一片片把盆栽的花瓣扯下然後揉爛、扯下然後揉爛。

    等到整盆花變得淒慘的光禿貌時,我才看著門把上閃亮的裝飾思索了幾秒。

    啊、回去吧!

    下定決心之後身體也輕鬆了起來,拍了拍屁股打開門往屋外走,踏過修整的整整齊齊的草坪,用手機查著附近的公車站牌還有到站時間,心中的煩悶感聚集起來又散開,然後變成了一聲清麗的女聲。

    那…個…?

    我頓住腳步,轉身對上一雙大眼睛,軒毅的小女友眨著眼睛望著我。

    你要回去了嗎?

    我看著女孩停了幾秒,然後點了下頭,正打算轉身,突然聽到女孩大聲的喊了一句。

    那個,其實我也很沒家教!

    因為實在太過突然,於是我就愣在原地看著"沒家教"的女孩。

    女孩看著我,耳朵有點紅紅的,軟乎乎的輕飄飄的模樣,雜誌封面那種可以加上幾朵花的清秀長相。

    我,我剛跟軒毅交往的時候,那個…就被說過這句話…那個我…

    我笑了下,習慣性想伸手拍女孩的頭,又想起來不太好所以收了回來。

    妳怎麼會沒有家教,妳很有禮貌啊?

    不是,我那時候是真的做了不禮貌的舉動,可是我…我家…所以我那時候聽到那句話,突然就覺得很委屈,哇的一聲就哭出來了…

    我垂下視線,腦中浮現各種可能,但是大概都不是多麼美滿的想像,不知道能說什麼,感覺說什麼話都不對。

    但是後來易汀哥哥有很認真的跟我道歉,我覺得…他真的不是有惡意的、就是、我覺得如果你直接回去這樣你們可能就不能及時和好了…

    我失笑看著眼前的和平天使,不知道為什麼心情整個好了起來,雖然我並沒有打算真的像她所說去跟林易汀和好。

    那個,首先,我們不是朋友,所以和不和好真的不重要,不過謝謝妳的關心。

    我抓了下頭髮,有點不好意思。

    還有其實我本來就真的很小心眼,沒事也要找架吵,來當家教大概也不合適所以沒關係啦,別往心裡去,倒是剛剛那樣大概有點讓妳消化不良抱歉啊哈哈。

    我看著女孩猶疑了一下然後轉身離去,直到身影消失在長廊底部才深吸一口氣然後推開大門往外走,悠閒的看著Google map緩慢的走向公車站牌,一邊還哼著歌。

    我不委屈,我大概並不委屈,就算委屈至少我剛剛也有成功的倒打林易汀一把所以算是平手吧?

    而且我…我剛剛是真的被踩到痛腳,我確實扭曲,也確實自卑,我…

    我回頭看了看氣派的林家宅邸,抓了抓眼角感覺有點癢,或許我是真的長歪了吧?陰陰暗暗歪斜的長在陰影處的蕨類,蜷曲著自己折的小小的,或許我要是活在那樣的家庭就不會這樣了?還是我本來就根苗不正?我不知道,因為我不是那樣的人,也無法想像自己成為人上人的模樣,我想像力不好。

    也許活到了那樣的程度,踩著他人瞧不起他人也是日常光景,我大概、應該要能認命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側耳輕聲說愛你》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