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1/3)
    我這個人從來就沒有在跟人家客氣的,既然人家都說可以睡了我就很心大的直接睡了,很沉很沉的睡倒在一個誰也找不到的黑暗裡,那裡什麼也沒有,沒有人找得到我,我也接觸不到任何人,這讓我很安心,做了久違的夢。

    昏暗的午後,小小的我背著沉重的書包,搖搖晃晃的不知道往哪邊走去,走進了一間廁所,有一扇門半掩著,傳來了潮濕的、沉重的呼吸聲,我不知道為什麼拉開了那扇門,隔壁的同學跟自己的女友兩個人身體交疊著,柔軟的身軀上淌著汗,看著我,男孩用汗濕的手抓住我叫我不准說出去,潮濕的、熱燙的溫度爬上了我的手臂,噁心的雞皮疙瘩起了一整片,人的目光、還有溫度,一切變得像是扭曲的吐著蛇信的毒蛇,本來就不習慣人群的我變得更加的排拒一切。

    直到後來,我只剩下文揚,然而他也不是我的,他也心有所屬,然後離開了。

    這世界這麼多人,卻沒有我的劇本,我一個人來來回回穿梭害怕像個丑角一樣的攻擊他人,然後一切都是場笑話,我…我為什麼…

    徐凡,起床了。

    低低的聲音傳來,我一秒驚醒滿身是汗的瞪著天花板,僵硬的轉頭確認了一下環境,看見林易汀坐得一副要拍畢業照的架勢看著我,他身旁坐著一個男孩子,短短的頭髮柔軟的描出頭型,眼睛睜的圓圓的、稚嫩的樣子,身上穿著合身燙的筆挺的制服,上衣乖乖的紮進褲子一絲不苟甚至還繫了皮帶。

    我起身拉了拉衣服,把自己冒汗的手往後藏,看了眼易汀。

    軒毅,這是我同學徐凡,你今天看他教的怎麼樣,如果可以的話就會是你接下來的家教。

    男孩輕輕的笑了下看了我一眼,微微的偏著頭看起來特別稚氣未脫。

    你好,我是林軒毅,那凡哥我們先去吃飯吧,菜已經煮好了。

    軒毅,沒有禮貌。

    可是汀哥,連名帶姓喊人我不習慣嘛。

    我擺了擺手介入了話題,對軒毅笑了下。

    沒關係你怎麼叫都可以我不介意。

    徐凡。

    你太死板了小少爺,沒關係啦。

    易汀看了我一眼,起身往房外走了,軒毅走過來旁邊跟著我,一邊跟我套近乎,很討人喜歡的一個小孩子,完全看不出跟林易汀有一絲半點的血緣關係。

    凡哥啊、我跟你說,汀哥他只是不太會講話,人很好的。

    幹嘛幫他說好話?我看起來很討厭他嗎?

    你剛剛一直在瞪汀哥啊。

    …嗯、就是,不是很擅長跟這種人相處而已。

    其實我蠻擔心汀哥這樣在學校會不會沒有朋友,雖然他是個很好的哥哥,但我有時也覺得他很嚴肅…

    軒毅小小聲的跟我抱怨,一臉認真的在跟我講悄悄話,讓我心裡轉了好幾次同一句話最後還是沒有說出口。

    軒毅小朋友啊,你家汀哥可是過得如魚得水,沒有朋友的是我啊。

    我想你是不用擔心,小少爺還蠻…多朋友的。

    走著走著,我突然發現前面的易汀轉過來看了我們一眼,然後開門往餐廳走去,我側頭跟軒毅小小聲咬耳朵,雖然知道易汀也聽不到但總覺得這樣比較有氣氛。

    你哥…除了耳聾還有別的問題嗎?

    什麼意思?

    他有沒有顏面神經失調之類的…他能笑嗎…?

    應該是沒有啦,汀哥本來就比較嚴肅一點。

    有什麼好嚴肅的啊,現在只不過是要吃飯而已…

    我吶吶的唸叨了幾句,乖乖坐在易汀的對面,正巧對上了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側耳輕聲說愛你》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