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1/3)
    太陽光一閃一閃的照的我有點眼花,空氣又熱又悶,胸口像是被狠狠壓住了一樣,向陽的座位連桌面也被照的有點燙,但是拉起窗簾又嫌太暗,不知道為什麼總讓人覺得有點煩躁,斜前方的文揚低著頭滑著手機,手指飛快的按著螢幕,從這個角度看過去螢幕上密密麻麻的打了一長串訊息,他轉過來看了我一眼然後垂下了眼睛,視線釘著桌面看起來有點可笑。

    徐凡,我想休學。

    我整理著手頭的資料,一頁一頁的對著名冊還有報告,紙上凌亂的記錄著遲交的名字。

    等到好不容易整理完,我按了下自動筆輕敲了下桌面,抬眼看向他。

    那很好啊,你休學之後想幹嘛?轉學?還是要工作?

    文揚緩緩抬起頭,眼睛有一點點的瞇起來,眼神很遙遠,模糊不清。

    不知道耶…我有報考日本語言學校,不知道會不會上,想說可以借住在我堂哥那…

    是喔,那很好啊,我可以列紀念品清單給你嗎哈哈,想要點心。

    我輕巧的把話題帶過,從眼角瞟了眼文揚的表情,他沉默了一下然後點頭。

    可以啊,你想要什麼就先Line我,我再…寄回來。

    我笑著槌了下文揚的肩膀,兩人相視而笑。

    開玩笑的,你保重啊,不過休學啊…你還真有種,我好像從大一一直喊到現在也沒有真的休學,有我能幫忙的嗎?

    文揚搖頭淺淺的笑了下,拉了拉領口後幫著我一起整理報告,我一個一個喊過紙上的名字催著遲交的人,喊了幾回後剩一個名字孤零零的留在角落,皺著眉頭敲著紙張有點厭煩。

    早知道就不要為了那加沒幾分的福利當什麼助教,麻煩的要死又是通識課,今天抓不到這個人明天還不知道要上哪去找。

    林易汀在教室嗎?報告今天是最後期限了。

    又喊了幾次問了幾個人,在得到幾個搖頭後我就開始收拾桌面,算了吧各人造業各人擔,我這麼認真的為了別人成績催繳還要被翻白眼說白目,大不了就叫老師把他當掉算了。

    好不容易把收來的報告塞進後背包裡拉上拉鍊,左手邊一個女生像想起什麼一樣的啊了聲,指著角落一個小團體對我說。

    你剛剛是不是要找易汀?他就在那裡啊,那個脖子上掛著紅色耳機的男生。

    我順著手指看過去,看見一個單薄的背影掛著招搖的紅色耳罩式耳機,頭微微傾著,一群人聊天聊得很熱烈,吵雜的聲音都有點傳到我這邊來,怪不得沒聽見我喊呢,原來是根本沒在聽!

    一把無名火莫名的燒了起來,天氣熱得要命,我想要趕快弄完東西回家休息,結果忙了老半天自己的話就這樣被當成耳邊風,我氣到後腦有點燒騰著,理智大概是斷了線。

    三步併作兩步的越過教室,我一把抓住林易汀的手臂,衝他喊了一聲。

    你是耳聾是不是?我剛剛喊了多少次,林易汀你的報告要不要交?

    在我喊完這句話的同時,那個小團體像是被潑了一盆冷水一樣的瞬間沉默下來,林易汀有點尷尬的看著我,用空著的手指了指自己的右耳。

    呃、抱歉,我的左耳聽不見,右耳又有點重聽…剛剛沒有聽到,是要交報告嗎?我去拿一下我的包。

    我僵硬的鬆開手,接過他遞過來的報告,筆跡俊秀有力又乾淨,眼神沒有責怪而是了然又坦然的清澈,深棕色的眼睛像潤過淚水一樣的泛著光。

    指尖的力量收不回來,我看著他的報告在自己手中微微的起皺,有點後悔自己的衝動。

    我沒想到,他是真的耳聾。

    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側耳輕聲說愛你》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