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番外173(1/3)
    原来陆鹿能够站在傅悦铖身边的位置,全都是傅安安所为的功劳。

    陈思雨一整个人一下就变得得意了起来。

    刚才陆鹿狠狠戳中她痛处,说她想都想不到站在傅悦铖站身边的话,她可是一个字一个字都记得清清楚楚的呢。

    现在……

    陈思雨抓住陆鹿手臂的手,再度狠狠用力地捏了一下,看着陆鹿那吃疼得眉头一皱紧的样子。

    她嘴角上的那一抹得意越发的阴狠了,扬着带着咬牙的声音,说道:“陆陆同学,做人还是要有一点自知之明比较好,既然人家都不待见你,你又何必舔着脸朝人家巴巴地舔过去呢?”

    陆鹿没有去反驳陈思雨的话。

    她抿紧着嘴唇,一脸的生气,被戳中痛处生气,但她更加生气陈思雨这种过分的话语,过分的行为!

    陆鹿用力地挣了一下手臂,试图想要从陈思雨的手里,抽回自己的手。

    对于陈思雨这个同学,她一点都不想接触多一下。

    但陈思雨却仍是用力地紧紧抓着她,盯着她的眸光如同恶毒的黄蜂尾针一样,“所以,如果你还稍微要那么一点脸面,就乖乖从悦铖的身边走开,不要舔着脸缠着悦铖不放,说吧,悦铖现在在哪里?”

    最后一句,陈思雨抓着陆鹿手臂上的力度,那是又狠狠地捏紧了几分。

    她如果连续打了好几个电话给傅悦铖,傅悦铖都没有接听她的电话,她才不会这样掉价的过来问陆鹿,傅悦铖在哪里呢!

    天知道她在听到陆鹿说知道傅悦铖在哪里时,她心里头有多么的嫉妒,多么的不能忍。

    陆鹿从陈思雨的手里挣脱不开,看着陈思雨的眼神不由冷下了几分,“抱歉,我似乎没有这个义务要告诉一些不相关的人。”

    陆鹿毕竟从小就和傅悦铖几个一起长大,特别是和傅悦铖,所以她本就清冷寡言的眼神,在此时冷得几乎和傅悦铖如出一撤。

    陈思雨看着有些发憷,但更多是对陆鹿越发的愤怒!

    “我不相干,到底谁才是不相干的那个人!你说你是悦铖的女朋友,那我想要问你一句,悦铖牵了你多少次手,主动抱过你多少次,又亲吻过你多少次!只怕这其中的几样,你可是一次都没有经历过吧!”

    陈思雨看着陆鹿那越发泛白的小脸,心下更加得意了,说话的语气也越发的阴狠了起来:“陆鹿同学,就算你没有一点自知之明,你也应该站在悦铖的身上去想一想吧,悦铖都和你谈恋爱了,他却碰都不愿意碰一下你,这说明什么?说明他对极度的厌恶,如果不是看在傅安安的面子上,他别说碰你,就是看都不愿意看你一眼,这一点,你应该心里很有数的呀!”

    陈思雨说着,伸手在陆鹿的左胸口上用力地戳了一下。

    如一般锋利的尖刀狠狠地戳进在陆鹿的心脏要害处,疼得陆鹿的面色又是刷的一下惨白。

    陈思雨的手这才松开了对陆鹿手臂的抓住,微微扬起的声音,充满了嚣张的得意:“说吧,悦铖在哪里?”

    不等陆鹿有所反应什么,陈思雨紧接着就说道:“不要说我没有权利知道,也不要告诉我说你不知道,我告诉你,这可是关于明天的比赛,我不管悦铖他有多的不喜欢你,多么的厌恶你,又有多少的迫不得已和你在一起,反正不管怎么样,你都要和悦铖一起打完明天的比赛,明天比赛不仅仅关乎于我们A大的名誉,更是关乎于悦铖的个人尊严不受侮辱。”

    说着这一连串字字狠狠扎在陆鹿心上的话之后,陈思雨不耐烦了,似乎最后一次问道:“悦铖在哪里?”

    陆鹿看着陈思雨那一张让人愤怒的嚣张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隐婚萌妻宠上瘾》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