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4章 云烟
    黄妈妈对于自家儿子和准儿媳差别待遇非常明显,具体体现在对夏彤向来是嘘寒问暖,对黄少天则是打笔巨款——附上“给小彤买点东西”这样的备注,简单粗暴,没一句多余的关心。

    黄少天每次都很惆怅,到底谁才是亲生的啊?

    黄妈妈很嫌弃,人家隔三差五知道打电话、来家里陪我聊天,贴心小棉袄;我要你这个一天到晚不沾家、手机从来打不通的破背心有什么用?

    黄少天很委屈,有诉要上,可惜太后已经一锤定音退朝,他状告无门,只得领着圣旨该干嘛干嘛去。

    日历上已经过了立春,祖国大地进入最为天寒地冻的时节,南国依然吊着秋天不肯放开。黄少天自诩站在为了潮不怕冷第一线,别说秋裤了,领子高于锁骨的薄毛衣都不会穿;等见了姑娘这露小腿的装扮,十分美丽十二分冻人,深感对于时尚的极致追求,男性永远略逊一筹。

    他俩早就达成一致,省略掉一般小情侣弯弯绕绕的步骤,过节、纪念日送礼物直接问,对方想要什么买什么,不要——而且是千、万、不、要——提前准备什么惊喜。

    “我想想啊……”夏彤叼着小勺子,“我得慎重一点。”

    黄少天挖了勺双皮奶,瞅见她小拇指上兔子图案的戒指,提议道:“对戒?”

    “不不不不要。”姑娘头摇得像拨浪鼓,“阿姨给我买诶,有你什么事。”

    “……我说真的,不如你给她当女儿吧,我觉得我好多余。”黄少天说,“夏小姐,今天是情人节诶,怎么看也是你男朋友出钱买吧?你能不能想个特别一点、有纪念意义一点、浪漫一点的礼物?”

    “我跟你认识都二十年了,实在想不出还能有什么特别一点、有纪念意义一点、浪漫一点的事情。”夏彤把空了的小盒子扔进长着藤蔓的垃圾桶,“朴实无华一点吧,我想要金子。唔……项链吧。”

    有人从他们旁边走过去。黄少天瞥了一眼,压低声音:“就刚才那位大哥脖子上的怎么样?厚实,绝对真材实料18K,颗颗圆润有光泽。我觉得可以,适配你们今年风向潮流,保证你到哪都回头率百分百,人群中最耀眼的Queen。”

    那位大哥光头墨镜熊腰虎背,粗金项链在阳光下闪闪发亮,夺人眼球,看上去就是个黑白通吃的主儿。夏彤白了他一眼:“我建议你,扫码付钱,其余时间闭嘴。”

    女孩儿这种生物,不怕冷的勇气总是令人惊艳的,逛街时的体力更令人惊叹。姑娘看着娇小柔弱,四百米跑下来都费劲,却能蹬着尖细高跟鞋从晌午逛到日落,浑身用不完的力气,凭一杯静冈抹茶能支撑一天的能量,而吃饱喝足的宅男已经累趴在柜台边。

    夏彤嫌他碍事又直男审美,把人赶去休息区的沙发,自己跟柜姐畅谈时尚百年轮回与美学经典必经之路。

    黄少天也觉得自己多余,别人好歹还当个提款机,他倒好,钱也不是自己出,力没姑娘自个大,插科打诨吧又没什么必要,如果不是因为今天节日特殊,夏彤多半更愿意和朋友一起出来——所以他现在在这里到底有什么意义?比起陪自己女朋友,更像陪他妈妈的儿媳妇,按章办事完了回去只能论功不能行赏。

    他待在家属寄存区思考人生,这里条件还不错,沙发柔软,wifi畅通,还有充电插头。旁边是和他同样遭遇的老老少少,小男孩拿着玩具火车念念有词从长沙发这头碾压到那头,经过他这座障碍物时递来一个同情的目光。

    ……难道你不是被你妈妈抛弃在这里的吗?

    小崽子的眼神让黄少天倍感不爽,他戴上耳机听歌,没想到随机的第一首就是《用情》。这首歌现在对他已经不再只是简简单单的流行音乐,它来到他播放列表的契机、它被真实演唱时的情形和在那之前发生的一切,都使它的重量有了不同。

    全明星一别,他再没了周泽楷的消息。群里没见过发言,微博除了公事公办转发战队宣传再无个人生活内容,连那个偷偷访问的小号也销声匿迹。黄少天有些担忧周泽楷是不是知道了什么,转念一想,又能知道什么呢。

    那是连他自己都弄不明白的事情,又有什么天机可泄露。

    他探求到了远比该了解的更多的秘辛,随之而来的是回避不了、甚至与日俱增的强烈吸引——来自另一个维度原生的好奇也好,截然不同仍奏效的荷尔蒙也罢,那是他所不能否认的东西,的的确确感受到了周泽楷对自己的吸引——从各个角度而言。

    被困在迷雾之中太久,早就超出安全期限,踏出去也许是给予新生的绿洲,也许是深渊。但他步履踌躇,惶惶然无法选择,也没有决定的勇气。

    黄少天烦躁地切了歌,抬头看见对面柜台几个人正在翻新装修。就这么一瞥却移不开目光,一人高海报上单手拢起颈后碎发、露出耳垂上小而明亮的耳钉、笑靥淡淡的这位,不就是他刚才纠结万分的那谁。

    黄少天盯了好一会儿,打开手机相机。

    笑歌自若

    小周,睡了吗?

    一枪穿云

    还没。

    还没登机?

    笑歌自若

    唉,没啊。

    现在有点麻烦,本来就延误三个小时,刚才通知航班取消了,明天再飞。

    今晚跟我媳妇赶不回去,小丫头还得多拜托你一晚。你就在客房睡吧,她妈妈都提前准备好了,就怕有什么意外。

    一枪穿云

    好。

    笑歌自若

    真是麻烦你了。出门过个节还有这种事[杜明叹气.gif]

    一枪穿云

    没事。

    她睡前要喝牛奶吗?

    笑歌自若

    我问问她妈妈。

    哦哦,要的,在冰箱里,已经开封过了,热一分二十秒,加半勺蜂蜜。蜂蜜在储物架的第二层。

    记得让她喝完刷牙。你说话她肯定听的。

    一枪穿云

    [江波涛完全OK这事就交给我吧.jpg]

    笑歌自若

    真是辛苦你了。你要的东西我已经买了,回去给你。

    [图片]

    一枪穿云

    谢谢方哥[于念我没有卖我是真的萌比心.jpg]

    笑歌自若

    [方明华慈祥摸头.gif]

    周泽楷放下手机,去了厨房。情节人正好在周末,方家夫妻俩去了某个滨海城市参加朋友婚礼,找来周泽楷当临时保姆。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小姑娘黏他,他也不排斥,方明华于他有伯乐之恩,这点儿小事不在话下。

    小孩的确如亲爸预料那样的确很听话,乖乖喝完牛奶刷了牙,就是回房间时多了个转折,眼巴巴仰视着,要听睡前故事。

    周泽楷有点茫然,怎么没听方明华说过还有这个任务呢?

    现在求证来不及也没必要,他想了想,从轮回群文件里找出粉丝画的《孙翔历险记》,讲述了一只名为孙翔的阿德利企鹅是怎样贸然闯入帝企鹅的聚居地,经过九九八十一难和轮回其他的企鹅们幸福快乐生活在一起的故事。语言优美,图文并茂,适合学龄前儿童。

    小姑娘听故事不算,还提了各种各样的问题,关于企鹅习性、关于种族差异、关于极昼极夜。周泽楷几乎没怎么思考对答如流,而后惊讶于自己什么时候对这种动物这么了解了。不过当他看见儿童房里随处可见的企鹅摆件——好吧,不光是他,这已经是轮回的传统了。

    也许以后战队logo的子弹上可以加上一只抱着它全速前进的小企鹅。他这么想着,打算回房间试试看,小朋友忽然问他:“哥哥今天不过节?”

    虽然方明华已经纠正了一万次该喊叔叔不然差了辈,但女儿怎么也不听,固执地这么喊;而且不只是周泽楷,队里其他人也都叫哥哥。方明华无奈对他们摊手,看,这不是我要占你们便宜。

    童言无忌,也常常扎心,周泽楷摇摇头。孤家寡人一个,过什么节。

    “哥哥有没有喜欢的人?”

    对孩子没有撒谎的必要,他点点头,防止追问,反问回去:“你也有?”

    “有的呀。”女孩抱着企鹅玩偶,开始描述她幼儿园班上的小男生,锅盖头,圆眼睛,小虎牙,喜欢吃萝卜,像个小兔子。天马行空畅想好一会儿,又道,“爸爸喜欢妈妈,爸爸和妈妈结婚了;我以后也要和他结婚。哥哥你也会和喜欢的人结婚吗?”

    这问题可太沉重了。周泽楷说,不会。

    答案超出了幼儿的直线思维理解能力,女孩不解地问:“为什么不?”

    “他不喜欢我,没有互相喜欢的人不能结婚。”

    小姑娘更不解了,这实在太超过认知。她瞪大眼睛:“还有人不喜欢你吗?”

    “嗯,有的。”

    方小姐拿出毕生功力安慰道:“没关系,我最喜欢哥哥啦。哥哥那么好,肯定很多人想和你结婚,不要急呀。”

    她小大人似的拍拍成年人的胳膊,后者摸摸她的头发,笑了笑:“谢谢。”

    就算有很多人说着喜欢他、想和他结婚,那又如何呢。他小时候还想过要当波塞冬,不用多,能统治崇明岛、指挥那些飞来飞去的海鸟就好;不过是幻想而已,谁都拥有不着边际的权利。

    周泽楷回到房间,看了眼职业选手群,消息数永远99+,那是同他无关的热闹。黄金一代向来是发言主力军,黄少天占比尤为大,一个打十个。不过今天却没有夜雨声烦的名字和它代表着的爆炸式刷屏。

    周泽楷正漫无目的和群里同步猜测着黄少天今晚这么安静的原因、是不是有对象的人忙着过节,结果跳出了当事人的私聊窗口。

    夜雨声烦

    [图片]

    震动来得突然,他躺在床上举着手机,差点滑下来砸着自己。黄少天发来张照片,还是缩略图他就觉得轮廓熟悉,点开加载出高清大图更是眼前一黑。没有人这样拿到本人面前公开处刑的,太过分了。

    消息记录里上一次对话还停留在去年。他们的关系似乎进入了某种绝谷,一个步步逼近,而另一个也不肯向后。狭路如此,怎么可能完好无损地存活,或者有一人退回原来的世界,或者双双坠下悬崖,万劫不复。

    话虽如此,但他还是会想念他。

    想和他说话。

    想他。

    想看见他。

    也想再也别见到他。

    夜雨声烦

    逛街看到的,没想到你在我们市也出道了,厉害厉害。

    没别的事,不用回了,晚安。

    周泽楷皱了皱眉,总觉得黄少天的语气有些……小心翼翼?他无暇顾及这样细小的变化,倒是注意到别的事情。

    所以,是在陪女朋友逛街吗?

    是珠宝店吧?

    是买戒指吗。

    是要和一个人确定下来,从此往后共度一生了吧。

    他看了很久很久,最后只回了同样的晚安。

    周泽楷把手机扔在一旁,抬起胳膊挡住眼睛。

    情人节这种东西,对于没有情人的人而言,也只是一个普通的星期六,一个普通的二月的一天,一个普通的阴天,没有阳光也没有星月。

    </p>
[全职高手]弄潮》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