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2
    32.

    没有人见人爱的明星,于辰安自然也做不到人见人爱。

    苏麟就很看不惯于辰安。

    他的审美还停留在上世纪的国字脸浓眉英俊男性那个阶段,而于辰安大概就是会被官媒批评没有阳刚气息的小鲜肉,他实在不知道为什么周围会有那么多人喜欢这家伙。本来他们应当是毫无交集的,苏麟原本是大学教师,这两年因为国学热,上过电视出过书,还在社交网络上批评过不少古装剧里的错误用词和礼仪,也出了点名。这个剧组因为故事背景是比较冷门的朝代,专门把苏麟请了过来当礼仪指导。

    苏麟来剧组的第一天,就听说有个演员迟到了,问为什么,都不知道,就是要晚来。苏麟最不喜欢这种耍大牌的演员,当时就给于辰安记了一笔帐。哪怕于辰安第二天就到了,后面也再也没迟到过一次,这个初始印象还是留在了苏麟的脑海中。

    更何况于辰安还很不聪明。

    他给演员讲礼仪的时候,总会多讲一些文学历史知识的科普。别的演员听了也就听了,顶多再夸几句苏老师博学多才。于辰安不一样,他总有很多的问题要问。

    苏麟说:“这是永乐年间流行的一种习惯。”

    于辰安就会问:“永乐是谁?”

    苏麟就说,那是朱棣的年号。但于辰安又会问朱棣是谁,跟他说了是朱元璋的儿子,于辰安又要问朱元璋是谁……

    如果是在恶意地开玩笑,苏麟就可以直接发火了,但于辰安却看起来很认真的样子,像是真的完全不知道。苏麟只好想,就当来支教了,现在的年轻人,真是够不学无术的,恐怕是连初中的文化水平都没有。

    可是日积月累,当于辰安又一次提出一个常识性的问题时,苏麟忍无可忍发了火。

    他说:“连五代十国都不知道,你是不是中国人?!就这样还当演员呢,以为自己有张脸就够了是吧,回去爬老男人的床算了。”

    话说出口苏麟就后悔了,这听起来实在有些刻薄,不像个学者,比较像个八婆,天天听闲言碎语的那种。流言就跟风一样,长了看不见的腿,不故意去听也会传到耳朵里来,苏麟自然也听过剧组里的闲言碎语,说于辰安有后台,金主还是男的,总而言之不是好听的话。留了这么个印象以后,苏麟自然一不小心就脱口而出了。

    还好刚才声音不是很大,苏麟自行闭了麦,咳嗽一声:“都给你教完了,自己去琢磨吧。”

    为了显得自己和善,他还补了一句:“有不懂的再来问我。”

    说完也不看于辰安的表情,转身就走了。

    也不晓得为什么,想到于辰安的样子,苏麟又有了点隐隐的心虚。

    于辰安被留在了原地,他的助理小陶终于回来了。

    小陶刚刚自己想喝星巴克,就去买了,还非要说是给于辰安买的。她自己端了一杯拿铁,把冰美式递给于辰安:“给你,用了买一送一的券。”

    于辰安接过来说了声谢谢,勉强喝了两口。

    小陶实在没忍住,摇着头笑了:“你真是……你都不生气的啊?!”

    “美式挺好的,”于辰安说,“不长胖。”

    “谁跟你说这个,”小陶看他还想装无事发生过,“我刚刚过来听到了,妈的还想找他算账呢,跑得倒快。”

    “唔……我会去跟他说说的。”于辰安却看起来很淡定。

    “你想说什么?”小陶心里升起不祥的预感。

    “霍锦棠……啊不,你们霍总很帅的,”于辰安郁闷地戳着杯盖,“不是老男人。”

    “还能不能有点别的感想?”小陶又问,她对于辰安的说辞没发表看法,她书读得早,又刚毕业,是那种还自以为很年轻的岁数,对她来说霍总这种年近三十的不是老男人也差不离了,但说出来于辰安一定不开心,于辰安是被霍锦棠灌了迷魂汤的人。

    “有的。”于辰安问,“小陶,你知道五代十国是哪五代和十国吗?”

    小陶:“……”

    小陶说:“我不知道。”

    于辰安还是沮丧,他想当初真的不该看那么多台湾现代偶像剧,至少应该看点古装的,那样或许就会好点了。

    苏麟担心了一晚上,庆幸的是找上门的不是来灭口的打手,而是导演。

    导演的脾气挺好,跟聊天一样,把苏麟拉到了监视器前,正好在拍于辰安的特写。于辰安并不是那种完美得无可挑剔的五官,如果让整容科医生来评价,大概能找出一堆毛病,哪里该补玻尿酸,哪里该取自体脂肪垫一垫。可是综合呈现在镜头里,却意外地迷人,并不单单看眉看眼看鼻梁有多挺山根有多高,只是觉得漂亮。甚至有些……让人心软。

    真是便宜了那位不知姓名的后台。

    “您看过我拍的片吗?”导演问。

    苏麟摇头。

    “人家说我根本不会讲故事,”导演说,“叙事混乱结构散乱,只知道一味抒情。唯一的有点就是构图美,布景美,还有会拍美人。结果成绩不怎么样,拍的片段倒是天天被放到影视剪辑里重复使用,许泽羽前些日子出道二十周年,她合作的奢侈品给她推了个封面,还有专访,来找我要照片,把我跟她合作的剧照放开篇最前面,我说没搞错吧,你不知道那部戏拿的唯一一个奖是影评人投票的最烂尾奖吗?她的工作室说,可大家公认那部戏里的她是最有风情的。”

    导演这么一说,苏麟才想起来,其实他是看过的,许泽羽算是挺有名气的女演员,没拿过什么奖,也不是公认的演技好那种类型,可是盘点古装美人总是少不了她,一抬眼总让直男也有万般柔情绕心头,谁还管她有没有影后拿没拿过金马金像金狮,随便拿金酸梅都行。

    “我总觉得,花瓶也是一种刚需。”导演继续着他的歪理邪说,“为什么就一定要追求什么深刻的内涵呢,美本身不就是一种内涵了吗?生活中已经够累了,要有人品,要有学识,要有道德,要正能量,为什么不能在造梦的世界里只追求漂亮的皮囊呢?喜欢脸就一定低人一等吗?”

    “这种肤浅的喜欢能长久吗?”苏麟反驳,“色衰则爱弛,没听过?”

    “哟,喜欢心灵美就一定能长久了?娱乐圈那些爬墙的粉丝还不够多?不管什么原因,爱早晚都会没的,还不如留下美色,”导演说,“你管那么多呢。再说了,他也就是当个小演员,既没有去唱歌魔音穿耳,也没有去跳舞拖累别人,只是来演电视剧的一个男二,也没有烂得让人看不下去,多厚道啊,观众连票钱都不用给,不想看转台就行了,对你又没有损失。有的人负责当戏疯子戏痴,有的人就负责当精美的瓷器。”

    苏麟快要被说服了,他最后挣扎:“可他还被人包养!”

    “怎么就是包养了,”导演说,“人家正经谈恋爱的。你收入应该比你太太高吧,你就是包养了你太太吗?”

    苏麟当然不会承认,他是朋友圈里出了名的气管炎,烟钱都是太太按需发放,他可没那个胆子说自己包养了老婆。

    导演叹口气:“而且人家脾气真挺好的,一句你的坏话都没说,乖乖听训,你就帮我个忙,态度好点吧。再说了……他还真不是中国人,我不百度都不知道五代十国是哪几个。”

    苏麟没有再说话,他平时的确是以怼人挑错为乐,而且还是愈战愈勇的类型,对方强势他就更强势,但于辰安这种什么都不说,棉花一样接拳头,反倒让苏麟心里不太踏实。

    于辰安的部分拍完了,他跑过来看回放,转头望见苏麟:“苏老师。”

    苏麟应了一声,听见于辰安问:“我这个拱手礼做得对吗?”

    “没什么问题。”苏麟说,一会儿才说,“有点进步了。”

    于辰安骤然被夸,开心了起来,小陶不知道哪来那么多买一送一券,又给于辰安拿了杯咖啡过来。于辰安递给苏麟:“请您喝的。”

    小陶给于辰安带的特浓双倍不加糖,苏麟喝了一口,被苦得差点神志不清,还听到于辰安在他边上说:“他只比我大几岁,不老的。”

    “而且他比我好看。”于辰安持续被灌迷药。

    小陶和导演同时翻了个白眼。

    导演想,自己真厉害,能把霍锦棠那番鬼话翻译得如此文明,还真的把苏麟给劝下来了。霍锦棠昨天怒气冲冲怎么说的来着。他好像说的是:“小姑娘还能玩洋娃娃呢,我把喜欢的娃娃打扮得漂漂亮亮摆出来给别人看他多好看怎么了?”

    霍锦棠是不是于辰安的金主,他不知道,但霍锦棠是他的金主,他不能说你心理变态,虽然这个比喻真的听起来很变态,还充满了无耻。现在看来,于辰安好像也没好到哪里去,他根本没管别人说了他什么难听的话,只顾着散发恋爱的酸臭味。</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