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七十五章
    75 并非无情

    对不起?

    亓珃的唇边浮起讥嘲的冷笑。可笑的,他竟是在向自己道歉呢。

    对不起什么?

    说了真心话吗?这也是道歉的理由吗?

    如果现在有人问他一个人的心可以死几次,他会告诉他,碰到苏允,你就会懂得什么叫做地狱有十八层,多痛的伤口,即便早已麻木,也仍能被他的轻轻一语刺得血肉模糊,惨不忍睹。

    喉头腥甜,已是拼命的在强忍,他为什么还不滚出去,害得他又一次要在他面前暴露淋漓伤口,颜面丢尽。

    俯身,大口的鲜血涌出来,“哇”的一声如水泼地。

    “君上!”门前传来戚玉臣惊惶的声音,脚步声急,当苏允倾身去扶亓珃时,那个青色人影已几步跨入帘内。

    不住的呕血令力气丧失殆尽,冷眸含着怒意,制止伸过来的手臂。

    “苏允,不要碰我。”

    满面愧意的男子怔了一下,手顿在半空,却没肯放下。戚玉臣快步走过来,扶住亓珃,心痛到声哑:“君上,不要紧吧?”

    亓珃摇头,扶着他的手坐直了身,神色冷淡:“不过是刚刚喝下去的生血罢了。”

    苏允震下了。

    生血?那些孩子……的颅血?

    侵寒入骨的冷冽眸光自上扫下来,苏允不由向后退了半步,如此残忍的事,面前的这个人做得出。

    亓珃泌血的唇角扬起嘲讽不屑的弧度,下颔微抬,口中冷冷向戚玉臣下了命令:“把苏允带下去。习风院。”

    戚玉臣一怔,犹疑着没有动。

    合目,是极不耐厌烦的神态,亓珃音色森寒:“寡人的话需要说第二遍么?”

    戚玉臣又是一怔,不敢再迟疑,向外招手,“来人,带苏公子去习风院。”

    习风院?

    顾名思义,是教习男风之地吧。

    苏允心下透亮,丹宫的规矩在捕风捉影的传闻里亦略有所知。

    进来的内侍走到苏允面前,躬身示意:“苏公子,请。”

    这便要从第一步做起了吗?也好。虽然他的交换条件他尚未亲口应允,但事到如今,别无选择的余地。

    跟着那名内侍走了几步,不知为什么略略停了下,想要回头还是忍住了。

    那真是只是喝下去的生人血吗?还是……如果是内息紊乱而引起的呕血,那么这一次复发会令伤势更重了吧?刚刚那么死命的按住伤口,难道是又迸裂开来了吗?一定很痛吧?

    思绪掠过脑海,并不受理智的束缚与控制,走出殿门时心中确实盘旋着这些担忧,久久萦绕,挥之不去。

    其实有什么可以担心的呢?他有复元能力强大到诡异的血脉,还有戚玉臣这样通天动地的人在,世上有什么是真正能伤得了他的呢?

    心里明明清楚得很,却还是放心不下,到底回了头去,向帘幔深垂处望了一眼。

    ——好好照顾自己,不要总是这么叫人担心了。

    苏允临走时的那一眼戚玉臣看得十分清楚。转眸,亓珃冰冷的面庞双眸紧阖,长眉却是深蹙。

    其实,也是舍不得的吧。

    到底有什么好,那个人?很不甘,但又能如何?轻而温缓的开口,说的却是这样劝慰的话。

    “君上,为何不解释呢?其实他对君上也并非完全没有情意的,您……一定看得出来吧。”

    “啪”一声脆响,这一巴掌打得十分狠烈。

    亓珃遽然张开冷眸时,戚玉臣几乎屏住呼吸。从未见过的暴戾与冷厉,反手又是一掴,恶狠狠的教训。

    “记住,不要再在寡人面前提这个人,如果你还想活着的话。”

    在如此厉色下,除了垂首只有胆寒。相处这么久,戚玉臣第一次面对亓珃时觉得惧怕。

    “是。”

    深俯下身,全心全意的服从,从来都是如此。

    亓珃微眯细目,盯着他看了一刻。伸了手去,挑起被打出红印的玉色面颊,暖意浮上唇,一笑,足令看的人心动目眩。

    “打疼你了吧?”

    指尖凝聚寒气在肌肤上轻轻摩挲而过,细致而温柔。

    “君上……”

    “嘘……”剔透的玉指压住他的唇,摇首,他微笑如春。

    “玉臣,你的好,我知道。”

    何曾聆听过,这样体贴的言语?

    何曾会想到,有朝一日他也会对自己温柔?

    “君上……”

    亓珃轻挥一挥手又一次打断了他的话:“好了。我也累了,你下去吧。”

    微弯的眉目,难得的温存,屈起了的指尖游戏似弹掉戚玉臣眼角边的一滴泪珠。末了,又加了句:“不用担心。走吧。”

    那样美丽的笑靥为何让人如此心痛?

    君上,真的不需要玉臣陪你吗?

    玉臣明白,你的心一定很痛。

    为什么不解释呢?明明,明明都是误会啊。

    欺骗全天下,也不会欺骗那个人。隐瞒实情,却本来是为了让那个人心安。

    为什么不好好解释清楚呢?

    怕他不肯相信吗?

    可是,你应该晓得,只要你开口,那个男人会相信的。他会比之前更愧疚,更心软,更心甘情愿的留下来。

    难道,你是厌倦了这样漫长的等待了吗?还是,根本从来都无法容忍掺入杂质的感情呢?

    其实,怜惜与不忍已是情根的发轫,让那样一个爱憎分明的人心软,又是何等不易!

    君上,何必如此认真呢?

    何必偏偏,要对那样一个男人如此认真呢!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