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六章 百千年期限至
    “当年,本宫与明潇阳约定,让他上天做司法天神一千年。 ”王母娘娘将自己的忧虑说了出来,“算一算时间,如今也差不多一千年了。”

    “加上司法天神这个位子,权柄太重,陛下可知,很多底层仙家,只知有司法天神,不知有你我!”

    “什么?”糊涂的玉帝听到这里,勃然变色,大喝道,“怎敢如此?来人!”

    “在。”原本守护在殿外的几名天兵入内,来到玉帝王母的眼前,等候命令。

    “速速去将……”玉帝最为看重的,就是自己的龙椅,不容许有半点意外发生,断然下令道。

    “且慢。”就在玉帝将要说完之际,王母娘娘伸出一只手,堵住了玉帝的嘴唇。

    “陛下,此事万万不可啊!”王母劝说道。

    “万万不可?”玉帝一把将王母的手掌拉开,怒道,“都威胁到朕的龙椅了,还有什么不可以的?”

    “陛下,万万不可操之过急啊!”王母苦口婆心的劝慰道,玉手轻扬,对天兵天将发号道,“你们都退下。”

    “是。”一众天兵应诺,自殿内退出。

    “陛下。”确定没有其他人了,王母说话直接起来,“您现在派人去捉拿明潇阳,您先想一想,整个天庭,谁能拿得了他?”

    “连如来佛祖都要忌惮明潇阳三分,除了请出太上老君之外,您觉得,我们还能有什么办法?”

    “这?”一直以来,太上老君在天庭地位超然,最大的原因便在于,玉帝王母不愿让这位道祖掌握太多权势。

    元始天尊,通天教主寂灭,天庭大半神仙都是出自道门,倘若这位道祖振臂一呼,那玉帝王母就要沦为傀儡。

    玉帝糊涂不假,却一点都不笨。

    “那娘娘以为,该当如何?”深吸一口气,将忐忑不安的心情稳定下来,玉帝向王母娘娘问计。

    王母柔媚一笑,道“陛下,臣妾与明潇阳约定千年司法天神,自此天庭不再插手他的事情。”

    “如今,时日将到,正好以此为由,解除明潇阳司法天神一职。”

    玉帝闻言,不无庆幸,却还是有些担忧,“他当了一千年司法天神,已经尝试了权力的诱惑,能甘心丢弃司法天神的位子吗?”

    “怎么不甘心?”王母毫不客气道,“如果他拒绝履行约定,本宫就将他违背天条的所作所为全都抖落出来,看他还有什么脸面继续霸占那个位子?”

    背弃诺言!

    对于政客而言,所谓的诺言,不见得比一阵风来的有分量。

    只要利益允许,让一个政客出卖任何人,都可以。

    “另外,”王母娘娘顿了一下,继续道,“陛下,我们还有一个人可以代替明潇阳。”

    “娘娘指的是?”玉帝一挑眉,试探问道。

    王母点头,道“就是陛下的外甥,灌江口二郎显圣真君——杨戬!”

    杨戬!

    心中早有预料,可听到这个名字,玉帝还是有些不舒服,“他?他不是一千年前拒绝了这个位子一次吗?”

    王母笑道“今时不同往日,一千年前,杨戬不愿意接受司法天神这个位子,不等于他现在也不愿意接受。”

    “陛下可知,这一千年来,寸心的刁蛮任性,妒忌心有增无减,已达病态的程度。”

    “现在,只需要一个小火苗,就可以彻底点燃他们之间的矛盾,让杨戬休掉寸心!”

    …………

    沙沙沙!

    司法神殿中,明潇阳重复着自己往日里的生活,一根毛笔批改着眼前的奏章。

    批阅完毕,所有的奏章就会出现在应该出现的地方,不会有半点意外。

    这,或许就是天庭的好处。

    一身逆鳞宝甲,三千银发的司法天神坐在那里,被灯火倒映,就像是一座塑像。

    “参见娘娘,拜见八公主。”不知过去多久,自殿外传来一阵响亮的呐喊,落入明潇阳耳中。

    咯吱!

    紧闭着的殿门被推开,瑶池王母娘娘与她最为喜爱的小女儿——八妹走了进来。

    “娘娘,您怎么有空来这里?”明潇阳施施然的站起身来,舒展了一个懒腰,对王母问道。

    话说到这里,摆放在书案上的奏章被批改的差不多了,尽数消失。原本与一座小山没什么区别的书案,为之一空。

    “司法天神,你做的不错吗?”王母以主人翁的姿态驾临司法神殿,坐在明潇阳的位子上。

    八妹亦步亦趋的侍立在自己母亲身后,明媚的目光扫视站在一侧的明潇阳,带着一丝厌恶。

    即使常年跟随在母亲身边,但这位司法天神的恶名,她也有所耳闻,可谓恶贯满盈。

    生长在温室之中的小公主,不经历一番风吹雨打,岂能知晓,世事的艰辛。

    现在的八妹尚不明白,司法天神这个位子,到底意味着什么。

    “当然不错。”面对王母夸奖的话语,明潇阳唉声叹气道,“天庭所有神仙的谩骂,孤立无援的处境,以及现在岌岌可危,只剩下一道圣旨就能拿下来的官帽子,根本是司法天神这个位置最好的形容词。”

    原来他都知道。

    八妹听到这里,心中甚是不解,他明明知道自己的处境,为什么还要不停的作恶?

    难道,让自己众叛亲离,就这么好玩吗?

    王母娇媚一笑,道“你倒是看得明白,比本宫预期的要好。”

    “算一算时间,你与本宫约定的一千年光阴将至,你打算怎么办?”

    “怎么办?”明潇阳举起一只手,一方黄金铸成,栩栩如生的印玺出现在掌中,“当然是凉拌了。”

    “娘娘,你想要,还给你。”

    说着,明潇阳毫不留恋的将自己掌中司法天神大印抛出,向王母丢去。

    啪!

    王母探手一抓,将明潇阳丢出来的大印抓在手中,美眸射出一丝不敢置信。

    这么简单?

    他就这么将司法天神的位子丢开,莫非这个位子,在他眼里,不值一哂!

    “再见。”将司法天神大印物归原主,明潇阳一身银亮甲胄闪烁,化作往日里的素白长衫。

    “娘娘,这个位子还给你了,我要回我的九华山,咱们后会有期,不,应该是永远都不要见面。”

    说罢,明潇阳转身就走,要离开这阴暗可怕,连半点温度都没有的司法神殿。